★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导航网址 av22.top),www.jutongyi.com,www.dy016.com,www.dy017.com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_ 点击关闭

_ 点击关闭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极道风流传说-10

  有活命的机会,和水里的鲨鱼要怎么打?
浑身湿透的我爬回了船上,同时发现莉娜的盔甲和刀变成了一个红色的金属球,而她自己则是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她红色的的头发,柔软飘逸随海风飘荡,那让人惊艳和难以忘怀的美丽脸容上,有着一丝坚强和哀伤的表情。
身材高佻健美,肤色白如冰霜,玲珑浮凸的一对美乳秀气坚挺地傲视人前,一条柳腰是如何的紧窄性感,小腹又是那么的平滑雪白,双腿纤美修长充满弹性。
叫人猜想佔有眼前尤物时,她会如何扭腰摆臀迎欢身下。
不管莉娜的肉体是如何动人,我可没有继续细心欣赏的空闲,因为她很快就拾起船上被人遗下的刀剑向我杀来。
我强忍屁股上的伤口,挥舞起狼牙棒迎战。
「杀!」我大声喊道,全力出击。
莉娜的招式巧妙如故,却没有了那快如闪电的速度,几招下来就被我打中了她的刀身,她手上完全没有了足以和我硬碰的力量。
刀剑就这样先后被我打飞,莉娜面色发青一咬牙逃进了水里去。
水花四溅,莉娜的下半身在月色下变回了人鱼的状态。如鱼得水的她,在水面上靠摆尾急游真可说是飞驰而去。可是这却引起了周围鲨鱼的主意,分头向莉娜包围而来。
一场生死一线的追逐随即展开,只要我眼前的丽人游得稍慢一点她就会成为鲨鱼的美食。
不管莉娜如何竭尽全力,在海中翻腾浮沉加速转弯,就是无法摆脱鲨鱼的追捕。
这时候我已包紮好了屁股的伤口,莉娜则已放弃了游回码头的打算,游到了船边利用船身作障碍以机敏的动作逃避鲨鱼。
到这时候我明白莉娜的力量,十之七八都是来自她那个具有魔法的红色金属球,至於她自己本身,虽然也有习武但说到力量和速度绝对及不上我这种强壮的男人。
「上来!」我向莉娜伸出了援手。
到了这个地步,我还是可以拾起船上的长枪用来攻击莉娜,这样虽然杀不死在水里来去自如的她,却可以迫使莉娜游离船身,再次受到鲨鱼的继续攻击。
「呼……呼……呼……呼……」白鲸帮的女帮主终於接受了我的手,带着一身水滴出水芙蓉似的被我拉上了船。
割据帝都一方,手下控制着数千男子汉的美人鱼,现在赤身露体地坐在我的怀中。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激动不己,双手不自觉地在莉娜身上游走,她真的冰肌玉骨啊。
「要强奸我吗?」莉娜以冰冷漠然的眼光向我问道。在黑道里就是这样,胜利者得到一切,败者莫说一条命,甚至妻女姐妹也成为报复的对象,被强奸甚至被杀害,更何况身为女儿身的莉娜。
「如果我办得到的话,一定要将你就地正法,但是我屁股的伤,痛得小兄弟根本站不起来。」这个情况真的很滑稽,我因为屁股上伤口火烧般的痛楚,只能无奈的放过这次机会。
莉娜先是错愕得张口结舌,最后认俊不禁的莞尔失笑,她笑得是那么的甜美好看,使得我一时之间看得为之失神。可是这笑容一闪即逝,她旋即把笑意强认下来,回复了作为黑道头目的威严。
倏然间莉娜再次出手,以膝盖朝我下阴处撞去,不过我可早有防避之心,及时将她推了开去。我虽佔优势可亦无可能把莉娜制服活捉,再说她还能逃回海中。
大家各自暂时收起了敌意,我只能侧躺在船上,因为这样屁股不会那么痛。而作为我的猎物,不要说武器如连衣服也没有的莉娜,则赤条条地坐在我不远处的旁边。这艘船实在太小了。
我所能做的,仅仅是用眼睛去欣赏莉娜的玉体,去分散自己对身上伤口的痛楚。
「我有一个提议,你来做我的女人吧!我们两人联手就等於支配了整个帝都的黑道。」我望着莉娜丰满的豪乳问道。
体力透支的莉娜现时并不在意我的眼光,双手专注在维持戒备的动作。「哼!你休想。想合并也可以,除非是你把整个拉夫朗帮都并入到我的旗下,你也成为我的手下一员,不然没有任何的可能。再说卡古鲁亲王亲自下了命令要杀死你,不把你的人头交给他,我怎样给他一个交代。」
「卡古鲁这傢伙,我自然有办法应付他,他唯一的弱点,女儿茜拉可是我的女人。」
「你的野心还蛮大的,连皇帝也要顾忌三分的卡古鲁亲王也敢去对付。空言无益,等你收拾掉他再说,况且我看你也不会是肯屈居人下的人。」
我对莉娜的招降建议就这样付诸东流。以她这样一个深爱丈夫的妻子。果然不可能轻易接收我的条件。能够支配帝都一方的莉娜,绝非善男信女。
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在眼前,可是屁股实在太痛,弄得下半身完全没有方法站起。
「你也该看够了吧!」受够了我无耻眼光的莉娜说。
她那摇曳生姿的一对淑乳,就停在我的咫前之前。鲜红的蓓蕾是如此的娇艳。
「想办法把船开往岸上啊。」
我环视四周一片,发现码头只余下一个小点,距离变得非常遥远,四周围的海里还有几条鲨鱼。
「你想怎样就怎样好了。」我说。
莉娜虽然一丝不挂,她却完全没害羞的表情,站起来把船帆的角度重新改变。
「你不觉得害羞的吗?这样子很没意思啊。」
莉娜的脸蛋稍为变红,总算她还有一点羞耻心。
「身体也是女人的武器,没有需要觉得羞耻。我很会利用我的肉体作武器,像你放过今次杀我的机会便是因为我的肉体,但除了先夫从没有人能得到我的身体。」
莉娜淡然的道:「男人几乎都是好色和自以为是的,看到了我的肉体,你大概就一直在盘算着如何佔有和征服我。你今后很容易就会暴露出自己的弱点,到时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我看着莉娜认真的眼神,想起黑道流传着的几个故事,中了她色诱之计而死的人可不少。
「其他人是其他人,我是我。他们做不到的,我一定会做得到。」我自信的笑语。
莉娜不屑的看着我道:「每一个想得到的男人到这样子认为,但除了卡古鲁之外他们全都死了。」
说到卡古鲁,我就心中有气。早晚有一天我会对付他的。
「你不觉得疲倦的吗?」
「你不要小看我,如果不是有鲨鱼,就算由这里游回岸上都可以。」
「我不是说肉体,而是说精神上的疲劳。你又不是喜欢干黑道,每天都过着刀头舔血的生活,甚至利用自己的肉体去吸引手下效忠和对付敌人。你不觉得疲倦的吗?」
莉娜脸上先是出现错愕的表情,接下来苦笑道:「你很会观察人呢!让我有点意外。」
她轻抚着自己的小腹道:「我和丈夫的孩子没能够活下来,我唯一的心灵寄託,就是他为之奋斗一生的帮派。」
「为了守护白鲸帮,不管是怎样的敌人我都会打败他们,你不要小看了女人的决心和力量。」
「真的吗?何必勉强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丈夫死了就去找新的男人,孩子死了就去再去生一个,只要自己喜欢就可以。」
「你这是在侮辱我吗?我会让你后悔这样说的。」莉娜对我的说话为之愤怒。
我之所以会这样说,是因为面对莉娜使我想起了艾利亚,死去的人都死去了,何必还时常记挂在心中。想起用我来代替父亲的艾利亚,心里就很不是味儿,很想同时得到她的身心。
等到小艇靠近岸上时,莉娜拾起她那个红色的金属球,二话不说就跳进海里,向着岸上一枝箭的游过去。
我则在靠岸之后,用蹒跚的步伐向着码头走去。途中遇上了几个自己的部下,一问之下才知道,后来治安局派人来阻止械斗和逮捕人,两方面的人都各自逃亡了。
第二天早上我回到白屋,小伊、小珍和莫师艾己安全回来了。统计我方有三、四百人死伤,另外又有接近相同数目的人拘捕了。死了的人要给安家费,伤了的要给医药费,被囚禁了的又要花钱行贿放出来,每一样都要钱。
虽然白鲸帮死伤和被逮捕的人,不见得会比我方少。但是双方的后台却完全不同,格鲁古是吝惜的贪官集团首领,跟他打交道每一样都要花钱。卡古鲁为了打击敌人,出手可是阔绰得很的。白鲸帮应该不会缺钱,而我则每一分钱都要自己想办法。
为此我把艾利亚找来和我商量。
「昨天真是打了一场完全没有价值的仗,差不多损失了一万个金币。」
艾利亚好言安慰我说道:「也不能算是全无价值的,最少知道了莉娜赤阳刀和红霞晶甲的秘密。」
「根据历来黑道流传的消息,莉娜从来没有连续二天穿着红霞晶甲的,只要在红霞晶甲的魔力复恢前的第二天后再去攻击,我们就有机会了。」
我摇了摇头说道:「莉娜当然明白这一点,不能使用盔甲的时候,她不可能会出来迎击的,白鲸帮人多势众,要捉到他们的帮主可不容易。」
「而且就算捉到了,强迫受孕可是很看运气的。说起来茜拉就算了,黑妖精的受孕率本来就很低。但是我和小珍,还有爱玛都干了那么多次,却还没有生个一男半女。难道会是我的问题吗?如果爱玛和我有孩子,她就不会那么容易因为妒忌而出走了,不在乎我也要在乎孩子呀!」
艾利亚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好像听不到我的说话似的。
「艾利亚你究竟有没有听到说的话。」
「啊!有……强迫受孕这件事,你还是放弃吧!」
「怎么了?你妒忌吗?」
「不是的……我是……」艾利亚满脸焦躁的表情在辩解,实在使人很不愉快。你就不能承认因为喜欢我而妒忌吗?
就在这时候有手下来敲我书房的门,把一封信交给我,那是雷比鲁写给我的。
我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后,拆开信开始阅读。虽然雷比鲁逃走多时了,我心中还是当他是兄弟的。
信的内容主要都是向我道歉的,说明自己人因为孙女被绑架的事而帮助了卡古鲁这个狼心狗肺的傢伙。他为免我在帮规和兄弟情之间难做,所以带着孙女不告而别了。
「雷比鲁这个傢伙!」
要处置露雷比鲁,我始终不忍心。但是为了维护帮规,又不能不处罚他。他走了倒是一件好事,只可惜以后见不到面了。
信里接下来的内容,是作为道歉而交代从前我要他调查艾利亚的结果。信里写着,她师出於医师兼咒术师「黑白圣魔手」的徒弟。
艾利亚会懂医术原来是这个原因,至於那个被她称为义父的疯子,则是她的师兄。
艾利亚共有两个姐姐,她们分别是我的母亲和身为二姐的瓦西丽亚。她们三姐妹再加上娜拉都是父亲的女人。
突然之间我感到相当程度的冲击,艾利亚竟然和伊莲娜一样是我的小姨。


第二章 禁忌之爱
信里还交代我应该找什么人去查証这件事,以及祝我将来能够一统帝都称霸黑道。
「艾利亚这封信是雷比鲁交给我的,你看一看。」
艾利亚把信接过手上,接下来我看着她的脸色愈来愈难看,甚至连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这封信上写是事实吗?」
「是的!」艾利亚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出来,脸上满是愁容。
「你不肯跟我发生肉体关系,是因为你是我母亲的妹妹原故。」
「对不起!我欺骗了你。因为你是我的侄子,所以为了我所爱的男人,还有你死去的母亲,我有责任要负责照你的。但是面对你的追求,不知怎样的,我的感情改变了,逐渐由亲情变成了男女之间的爱情。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请你忘了我对你说过的那番淫乱的话。因为我实在是太过寂寞和痛苦,才会不自觉的做出这种事。可是我们没有做到最后,就不能算是乱伦,这该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晶莹的滴水一定又一滴的划过她的脸庞,掉落在她的玉腿之上。
哭得梨花带雨的她,接着就站起身想不告而别。
我赶紧站起身,拉着她的手,从背后拥抱着艾利亚,不容许她就这样离我而去。
「放开我!我没有脸继续留在你身边。让我走吧。」在我怀中的胴体颤抖着,艾利亚失去了她一贯的冷静。
「那有什么关系,不过是一点遥远的血缘关系罢了!你何必要去在意。」
「对我来说并不是。或许在你眼中,这种关系并不接近。可是由你小时候起我就负责暗中照顾你的成长,就算你不知道我的存在,可是在心中却把你视同我的孩子一样的存在。如果没有人知道就算了,可是现在你已经知道真相了。」
「被我知道了又怎样?」
「所以我在你面前已经颜面无存呀!你不觉得很变态的吗?一个年过三十的女人,却对自己的子侄,有男女之间的感情。难道你不会觉得我噁心的吗?」
「我怎么会这样想。这全部都是你自己的想法。」
「真的吗?你不会讨厌我这作阿姨的。」泪珠由艾利亚的脸庞,点点滴滴的洒落在我的手上。
我由背后,舔吻着艾利亚的粉颈。回想着第一次看到她在马上的英姿,她平想总是冷静且坚强的模样,现在的她却是如此的软弱需要我的安慰。
艾利亚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然后悄悄的擦光眼泪。
我很自然的把她的身体转过来,低下头吻在艾利亚温润的芳唇上。她是我长辈的这件事,我根本就不在意。
情到浓时两个人的情绪也自然高涨起来,可以看到她的面色变得红润,呼吸更形急促。正当我想要有再进一步的动作之际,艾利亚却突然推开了我。
「够了!我们不可以在继续下去的。」
艾利亚的俏脸上尽是自责的表情,慌张失惜的整理头发和衣服。
「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你为什么还要拒绝我。」我不禁生气的道。
「因为我们有血缘关系,而且我又把你当做是我的孩子一样。所以……所以我们这样做太不自然了。」艾利亚的表情又伤心又愤怒,不断的在变换。
我稍为冷静下来,握着她的肩膀说:「这样子真的好吗?没有性爱关系的感情根本就是虚假的感情。你难道不会想和我亲热的吗?我讨厌再被你用种种理由去拒绝了,我的心已经受伤了,它在痛苦和滴血。」
「我……我……我……我……」一连四个我字,艾利亚心中有千言万语,却无法用言语加以表达。
艾利亚没有再抗拒我的手,我温柔的替她解开衣服上的钮釦. 为了弔念父亲,她长期穿着黑衣,现在脱下这些黑色的衣服,我觉得自己已成功的把艾利亚从父亲的亡魂中解放出来。
艾利亚再一次的默然垂泪,吓得我停止了动作。
「你真的那么不愿意吗?」
「不是。」
「那为什么要哭。」
「我不知道,是应该难过还是高兴,虽然觉得有罪恶感,却觉得松了一口气。或许是该坦白的面对自己的感情的时候了。我喜欢你艾利奥斯。」
黑色的长裙掉落在地上,接下来是其他的贴身衣物。
艾利亚的肌肤欺霜赛雪般的洁白,她的身高虽然不及玛丽娜,却比小珍、茜拉和爱玛高得多。
眼前的女体,身材均称丰满。双乳丰硕,腰肢收窄香臀饱满。成熟自有成熟的美态,真的可说是人间极品。
当我动手去脱她身上最后的衣物,贴身的黑色小裤裤的时候。艾利亚就像小女孩般紧张和不安,双手分别遮掩着自己胸前的蓓蕾和下身的神秘三角地带。
在一丝不挂之后,艾利亚突然主动的拥抱着我,温香软玉的双峰就紧贴在我的胸前,看到我兴奋得差点要流鼻血。
红唇轻启张开香软檀口的她,吐出丁香小舌向外主动求欢。
两条舌头互相舔吮重叠,伸进对方的口腔内。而我的手指很自然地,拨草寻穴的向着艾利亚的下半身进发。
艾利亚的淒淒芳草,就像春天时沾上了晨雾后的露水一样湿润。被我触及敏感的地带,她全身一阵,脸上显出欢愉已极的表情。
我感到强烈的征服感,然后顺势翻开她的花苞,以食指和姆指揉搓那粉红色的小珍珠。
艾利亚全然失去了平日的自与矜持,张开双臂抱着我,兴奋和快意的大叫出来。
「有那么舒服吗?艾利亚你比我想像还湿呢。」艾利亚满脸羞愧的低头。
然后在我耳边轻声细语的道:「其实我是个很不要脸的女人,不知在脑中想像这样的情形多少次了。现在能够变成现实,我已经不再在乎罪恶感继续增加下去。」
沉醉在背德的快感中,我怀中的艾利亚一双美眸之内充满了妩媚的醉态。
「你真是意外的大胆哩!一开始就朝这种地方下手。」艾利亚以舒爽愉悦的表情说,醉倒在我狂野热情的爱抚中。
长期的忍耐让我无法自制,我想得到艾利亚已经不知多久了。到了现在作为反扑的效果,我可没有什么心机去多作前戏,直接就朝她身上的重要部位下手。
我的两只手,一只用来服侍艾利亚身上的小珍珠,另一只手寻幽探秘直闯桃园秘洞。在温热潮湿的洞穴内缓缓移动,我的手指被肉壁所包裹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利亚的呻吟声持续升高,脸上的玫晕也愈来愈红。
我拔出桃花源内的手指,举到艾利亚的面前,上面早已沾满了透明黏稠的花蜜。
艾利亚娇羞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来!舔一舔。」
「不要!太羞人了,而且这不髒吗?」
不管我怎样说服,艾利亚就是不肯答应。总是在摇头。
最后我不管了,强行把沾满花蜜的手指插进她的香软檀口之内。
艾利亚迫於无奈的屈服,舔乾净了我手指上的所有淫液。等到我把手指拔出来之后,她生气的道:「你竟然要人家舔自己的……」接下来连她自己也尴尬得不好意思说下去。
「我就是喜欢这样欺负人。谁叫你让我等这一天等了这么久。」
现在的艾利亚早已浑身发热,花穴内洪水暴发般期待着我的进入。我也毫不客气的,把她抱到长椅子上,准备提枪上马。
「等一等!」艾利亚伸出了她柔若无骨的纤手,握着我的那根擎天一柱。她的青葱玉指凉冰冰的,被她所抚摸的我,简直觉得全身都要苏软了。
「你后悔了吗?」我嘴上虽然这样温柔的发问,却绝不打算停下来。如果现在还叫我做伪君子放弃,那不如杀了我。我又不是阉人,怎可能在这种时候停下来。
艾利亚欲拒还迎的爱抚了我的龙根好一会儿。然把把其中一条粉腿半屈,使花穴成半开的状态,准备迎接我的进入。
之后我很顺利的进入艾利亚的体内,她的内部早已温热发烫,淫水横流异常湿润。而我就在这泽国当中拚命前进。
艾利亚发出了欢愉和亢奋的叫声,柳腰款摆双腿有节奏的在活动,攀上了一个比一个高的快感的高峰。
兴奋的艾利亚眼角觉却挂着泪光,我相信她还是介意我们两人的身分关系。
处在这种环境,我就像漫步云端般畅快。享受着由下身直达四肢百骸的快感,但却因为这一滴泪光而使我感到一种焦躁与不快。
血缘关系算什么,我们又不是母子。只不过!只不过是姪子和小姨的关系,既然表兄妹都可以结婚,我们不过在血缘上再接近一点点。我心虚的这样想着,同时加快了下身的速度。就像是想要值此摆脱那种心灵上的束缚一样。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利亚的呻吟声就像天籁般悦耳,并且越来越高昂,她花园内收缩的次数也更频密了。
官能的刺激使我无法正常的思考,那种本能的悦乐支配着我。我不顾一切的向前冲,然后后退,又再次冲击。
反覆的在进行着,直到艾利亚的一双粉腿夹紧我的腰,十指抓在我的背脊上,陷入了高潮的漩涡之中。
而我则更进一步的加快了节奏,直到射出来为止。然后脑海中是一片的空白。
直到艾利亚的喘息声把我带回现实世界。
完事之后,男人的快感就一落千丈了。但是女人的快感可是逐渐拾级而落的。
接下来我用手指继续爱抚艾利亚千娇百妩的胴体,让她能够一再的回味高潮的余韵,并且满足我的指掌之欲。抚摸这样滑不溜手的肌肤,实在是人生中的一件快事。
我追求艾利亚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了,直到今天才得偿大愿。
事实上我连衣服也没有脱,仅仅解开了裤头来做爱。因此我很快的扣好了裤子穿好了衣服。至於艾利亚身上由内至外的所有衣服,还将战利品一样散落在地上各处,使我感到极度满足和无尽的征服感。
「刚才的高潮满意吗?我的技术和父亲相比如何。」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
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可能是因为我在心底一直在和父亲比较,想要超越他的原因。
艾利亚带着些许失落和受伤的表情,赤裸裸的躺在我怀中说道:「在意这种事的可不是大人啊!」
「技术方面且不去说,你的心态可是比父亲幼稚。」
接下来艾利亚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关於我们两个人的事,请你瞒着小珍、茜拉、爱玛和伊莲娜。」
「为什么?」
「我年纪比她们大许多,怎好意思跟她们抢男人。尤其是爱玛,你们现在还在分居和冷战中。给她知道我们的关系,你们就很难继续下去了。」
「那为何要同时对伊莲娜隐瞒,我跟那头暴虐的小龙女又没有关系。」
「我的真正身分只有伊莲娜知道,我不想她知道我们有了这种不可告人的关系。」艾利亚眉头深锁甚为忧虑。
「我明白的了。」
之后我改变了姿势,让一丝不挂的艾利亚坐好,而我则横躺在长椅上,以她充满弹性的一双美腿来作枕头。由这个角度向上看,观赏她胸前雄伟的圣母峰,实在是太壮观了。
「你还有甚么秘密没有告诉我的,现在好一次过从实招来。否则被我发现了,就要严加惩罚。」我像个顽皮的小孩子一样,用手指弹在那肌肤吹弹得破的美乳上。
「啊啊!」艾利亚雪雪呼痛的瞪视着我。
然后艾利亚以充满怀念、伤感和悔恨的语气说道:「我们三姐妹先后爱上了你的父亲,巴尔佛。拉夫朗。最先是我的大姐你的母亲,然后是二姐。」
「那时候你父母已经结婚了,二姐瓦西丽亚也爱上了你的爸爸。大姐没有介意自己的妹妹成为丈夫的妾侍。始终是血脉相连的姐妹关系,何况男人三妻四妾是平常事。像你父亲那种豪傑,也不是一个女人就可以满足他的。」
艾利亚说到这里,脸上满溢着幸福,沉醉在回忆中。
「我不想听父亲的风流故事。」
不过艾利亚却严肃的说道:「这可关系到为什么你们母子会被赶出白屋。」
「为什么?」我焦急的问道。
「因为妒忌。」艾利亚黯然神伤的低下头。
「当我还是少女的时候,我就经常出入白屋。很自然的,和你一样英俊,又在黑道中有着响噹噹名声的父亲成为了我仰慕的对象。加上有二姐瓦西丽亚的先例,所以我向你父亲告白了。要求大姐准许我成为你爸爸的第二个妾侍。」
「大姐的意思是要看你父亲的意见。二姐则是坚决反对,不过我对她不服气,她可以做妾侍为什么就不何以。至於你父亲,他也不是全无意思的,不过觉得对不起我两个姐姐,所以一时间没有接受。」
艾利亚就像母亲一般在抚摸我的头发,让我有种重回小时候的温馨感觉。
「虽然我外表看起来文静柔弱,年轻时的性格却很倔强和好胜。於是我就开始倒追你的父亲,还主动向他色诱过。」艾利亚露出了羞涩的笑容。
我是不太同意艾利亚对自己的评价,不过却也没有打算出声反驳。
「就这样,你父亲一个人娶了我家一门三姐妹。原本是应该从此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不觉女人总是无法摆脱妒忌心的。」艾利亚的表情沉痛。
我不禁在内心里恐惧,难道母亲真的是因为妒忌心作崇,为了向父亲报复而偷汉的吗?所以才被赶出家门。
「为了向你爸爸争宠,我和二姐终日都在吵架。你母亲则是无奈的看着我们,后来就转而把精神都放在照顾你身上。」
「当你还是婴儿的时候,我不知怎的染上了一场大病,就搬到了深山中疗养。就这样过了几年,我才发现不是生病,我是中毒。等到我返回家里,那时我才知道你们母子被赶出家门的事。」
我忍不着开口道:「结果你还是不知道我们被赶出家门的原因吗?」
艾利亚答非所问的说道:「对二姐来说,她和你父亲在一起,是追求真正的爱情。而我跟你父亲在一起,则是抢她的男人。」
「所以她在亲妹妹的我身上下慢性毒药,要将我致於死地。而且一不做二不休,为了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