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导航网址 av22.top),www.jutongyi.com,www.dy016.com,www.dy017.com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_ 点击关闭

_ 点击关闭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克里斯蒂安战记(全本)-13

  


第十一節克里斯蒂安的戰場直覺越來越準確,而他也越來越相信自己的直覺。

覺得前方道路有危險的克里斯蒂安,用機槍朝旁邊的大廈一陣亂掃,立時發生了一陣大爆炸,大火和烈焰閉了整條街道。

「這小子的運氣未免太好了吧!」以望遠鏡觀完的野狼抱怨。在那棟大廈他可是埋伏了一個排的伏兵,準備以對千戰車飛彈攻擊的。現在受到先制攻擊反而全軍覆沒。

面對陷阱被識破的情形,英格決定主動出擊。

英格手下配備了三台陸戰吉姆,其中兩台躲藏在建築物內,利用手上拿著的盾牌抵擋炮火。

現在她一馬當先的跳出來,在屋頂上以陸戰吉姆的機槍攻擊克里斯蒂安,同時手下丟出了一枚手榴彈。這可是機動戰士使用的手榴彈,重量足有一噸之多。

克里斯蒂安立即開槍射擊,子彈正確無誤的打中了在空中的手榴彈,可是渣古的一條手臂,卻也被英格擊中受損。

在半空爆炸的手榴彈,產生了大量的破片和爆風。

負責後方支援的菲妮,這時鎖定了英格的機體一槍射出。但這位技術出眾的聯邦女軍官,卻及時用盾牌抵開了炮火。

一槍不中的菲妮旋即受到反狙擊。

「轟!」子彈在她旁邊十米處發生爆。

因為英格的小隊,也採取了兩機正面作戰,一機後方支援的方法。陸戰吉姆的狙擊手在菲妮位置暴露之後,立時朝她的所在地開火還擊。

「可惡!」菲妮在嘴上咒罵,同時迅速逃走。變更位置準備反擊。

在兩個狙擊手的對決中,誰先暴露位置,誰就會受到對方的狙擊。聯邦軍的駕駛員,在技術和經驗上始終不如自護軍,所以第一槍就打歪了。

英格駕駛陸戰吉姆拔出光刀,跳到克里斯蒂安朝的渣古面前展開格鬥。

克里斯蒂安比起英格的確技更勝一籌,始終他可是打了十個月的實戰。英格雖然在其他方面有豐富的經驗,但是對於駕駛機動戰士她只有二個月的資歷。

英格也理解這一點,不過她也明白自己擁有機體優勢。渣古的架格鬥兵器只有電熱斧,而陸戰吉姆拔的光刀比之長二倍以上,自己又握有盾牌。

英格的光刀大開大砍,步步進逼劍勢凌厲,不給予克里斯蒂安接近的機會。

克里斯蒂安左閃右避,靜待時光刀劍勢已老陷入停頓的時候,就舉起斧頭全力反劈回去。

可惜每一次都被英格利用盾牌成功防禦。

『上一次交手已經是大半年前了。』

『你是……』

在兩個人的腦海中,分別響起對方的聲音。克里斯蒂安可以肯定不是錯覺,因為通訊頻道並沒有打開。

英格首先打開了通訊頻道,英格和克里斯蒂安透過螢光幕再次見面。

英格道:「想不到自護軍的新人類竟然是真的。」

克里斯蒂安道:「新人類?」

「就是自護•戴肯所說,時代進步對應宇宙移民而產新的人類。有更強的直覺和感知能力。」

克里斯蒂安自然看過關於新人類的宣傳,他在腦中不禁想起從前和陽子小姐以及莉絲拿討論這個問題的事。新人類有什麼能力,他並不清楚。但除了戰場上準確的直覺,大概就是剛才和英格直接對話的能力。

不過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清楚記得,就是眼前的敵人殺死漢斯的。

克里斯蒂安道:「我在戰場上殺過不少人,為了私仇而戰是沒有意義的。可是我還是難掩憎恨的情緒,為什麼那一次你們要扮妓女潛入。這對漢斯來說根本是一種欺騙感情的行為。」

英格道:「你的說法太天真了吧!在戰爭裡面這是理所當然的,何況我們是特種兵,偽裝潛入正常不過。戰場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在教訓我之前你先想想作為屠殺平民和虐待戰俘的自護軍,你有甚麼資格說話吧!」

克里斯蒂安從來沒有試過這樣,一邊和敵人說話,一邊嘗試殺死活生生的對手。英格出眾的美貌和冷若冰霜的表情,使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相反對於擅長偽裝潛入的英格來說,前一分鐘還在和敵人談天說親暱擁抱,後一分鐘她就可以毫不留情地割斷對方的咽喉。對於發揮自己的技術完全沒有影響。

英格在戰鬥中逐漸佔除了上風,克里斯蒂安的渣古在她光刀的劍網之下非常危險,但是在戰場上這可不是只有二人的決鬥。

蒂利在近戰駁火中打傷了對手的陸戰吉姆,菲妮則使用了陷阱戰術,點燃一發子彈利用火光誘使敵人先開槍,然後準確的擊中了對手。

眼看戰況變得不妙,有成為三對一可能的野狼,只好命令埋伏好的手下朝著渣古發射對戰車飛彈。這些都是用紅外線瞄準,可以針對關節部位的弱點攻擊的型號。

數十枚對戰車飛彈,噴出白色的濃煙,橫越戰場做成一片混亂,然後相繼命中目爆炸。

「轟隆!」

在煙霧瀰漫之中,克里斯蒂安緊急逃脫,菲妮則亂槍掃射作為他們的掩護。

克里斯蒂安在千鈞一髮之際使機體急轉,躲開了大多數的對戰車飛彈,機體雖然受損但還能夠活動。蒂利的渣古卻被炸成四肢折斷,她只好棄機而逃。

野狼手下的聯邦軍利用這個機會發動反擊,自護軍的攻擊在受到挫折之後為之失敗,暫時退卻了。聯邦軍重新控制了這一區域。

英格離開自己的陸戰吉姆站到地面上,看著野狼持槍走過來。

英格道:「如果集中火力在那個自護小兵身上,可能就已經成功報仇了。為何要分散火力。」

野狼撫摸著頭上的眼罩道:「機會總是有的,我可不想為了一架敵機把打光了彈藥,讓你二對一被人宰掉。」

「你打算怎樣回報我這個恩情。」野狼順手就想去摸英格的香臀。

英格沒有拒絕他的性騷擾,對這個男人她是又愛又恨。就連自己也分不出那種感情多一點。

英格被摸了一會兒後才突然一拳打在野狼的肚子上,這個距離實在太近了,配合上她臉上全無一點兒表情變化,野狼雖然經驗豐富卻也只能及時向後退了幾寸。

野狼怒叫道:「你這個不識抬舉的淫婦,下次我一定在床上操死你。」

「你不要以為強姦過我,我就會愛上你。我沒有你那些女奴那麼賤。」

克里斯蒂安的小隊,因為失去了蒂利的渣古,自己的又受到損傷,所以接下來撤出了戰鬥。在10月7日的晚上,第十八師團和聯邦軍打了幾乎一整夜的巷戰。

第二天早上,卻又臨時奉命退出城外,擺出進行野戰的陣勢。而經過一晚的緊急修理,克里斯蒂安的渣古勉強可以投入戰鬥。

當大軍佈好了陣勢之後,舒耐德中隊長告訴克里斯蒂安,中隊的另外一個成員捨爾在昨晚戰死了。

舒耐德手下直屬的菜奧波德,因為同伴戰死而煩悶的道:「昨天拚死拚活的想消滅市內的聯邦軍,今天卻要我們放棄出城打野戰。上層的傢伙究竟在想什麼對,一群笨蛋!」

克里斯蒂安則說道:「可能前線陣地已經被突破了,要我們協助堅守新的防線。」

菜奧波德說:「你不要亂說!那麼堅固的防線豈是一天能夠突的。」

「可是我們也從沒遇上過這麼龐大的聯邦軍,簡直就像無邊無際的海洋。」

經過昨天一整天的空戰,支援的空軍減弱了很多,天上幾乎大部分都是聯邦軍的空軍。作為陸軍的一分子,克里斯蒂安他們自然會咒罵空軍的無能。可是對於那些不斷在加油補給之後連續作戰的飛行員來說,實在是有苦難言。

他們損失了很多的同伴,也造成了聯邦軍比我軍更多一倍的死傷。問題是要拉近雙方的比例差距,自護軍們每損失一架飛機,就要打下四架的敵機。而這根本是不可能的。

雖然時代進步科技發展,但由於米氏粒子的出現,使雷達失效令到戰爭的模式又回到過去,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相似。聯邦軍使用的戰術,無非是用空軍和炮兵狂轟濫炸一輪之後,由滾滾洪流般的戰車群帶頭衝擊。除此之外就是自護軍的機動戰士的出現,以及聯邦的陸上戰艦。

自護軍雖然也有陸上戰艦,但是在數量上遠遠及不上聯邦軍。而這些陸上戰艦,也是造成自護軍的防線會被快速突破的元凶。

在空襲和炮轟結束之後,出現在克里斯蒂安他們前面的,是由地平線的一端延伸到另一邊的聯邦軍戰車群。而更可怕的是在戰車群後陸上戰艦,那是分成數個戰隊,達到數十艘的艦隊。

要打中移動中的目標並不容易,所以儘管聯邦軍的轟炸機再多,炮兵火力再猛,只要躲在事先挖好的戰壕內就可以了。除了作為主要對手的六十一式戰車,最可怕的是空中的直升機和直接進行俯衝攻擊的攻擊機,以及進行目視狙擊長程火炮。

自護軍的陣地的確是深溝高壘非常堅固,而在聯邦軍的六十一式戰車群進行集團衝鋒時,自護軍的馬傑拉戰車和渣古就開始了全力反擊。戰場上出現了一股綿密沒有空隔的火網,凡是想穿越這個火網的戰車,都相繼遭到擊毀。而且自護軍還在陣地前埋了大量的反戰車地雷。

針對這情況聯邦軍的攻擊機像兀鷹一般盤旋在空中,依照地面部隊的激光指示,向選定的地點進行密集投彈。燃燒彈在地面凝成了一條一條的火炎之路,高溫引爆了地底的所有地雷,爆炸接二連三的發生。當大火熄滅之後,就出現了大量燒成深黑色的安全通道,讓聯邦軍的戰車可以安全通過。

「敵人簡直就蜜蜂和螞蟻,多到殺不完嘛。」克里斯蒂安連續不斷的射擊,彈夾換個不停,擊毀一輛又一輛的戰車。

「轟!」

突然間在克里斯蒂安旁邊產生了激烈的爆炸,地面劇烈的搖晃,爆炸吞噬了菜奧波德的整個渣古,一眨眼之間他就連人帶機體化成了飛灰。之後地面出現了一個深達數米的大坑洞。

那不是一般六十一式戰車的一百五十毫米炮,而是全長超過二百米的陸上戰艦超過四百毫米口徑的主炮。聯邦軍將艦隊駛到肉眼的線視內進行炮擊,直接朝自護軍的渣古和戰車打。這樣凶猛的火力可說是中者必死。

按照自護軍的作戰教範,這時應該採取近身作戰,突擊到戰艦的近距離內,躲進主炮口徑的射程死角以內,用電熱斧攻擊。這種方式在以往曾有多次成功的戰例,可是現在卻行不通。前方的聯邦軍戰車群之兵力雄厚,使任何渣古一跳出陣地,必然會成為集中攻擊的目標,在如此彈雨下的情形中想要進行近身戰根本是想也不用想。

雙方互相駁火,戰艦的裝甲比渣古厚,火炮口徑又更大,在炮戰之中自護軍逐一遭到消滅。唯一擺脫困境的方法,只有用派飛機炸毀這些戰艦。

眼看著陣地各處死傷慘重,聯邦軍陸續突入缺口之內。奮戰不退的克里斯蒂安等人,只能看著弱勢的自護空軍,正面挑戰強大的聯邦軍機群,而多數的飛機在寡不敵眾的情形下相繼中彈墜落,少數的幸運者亦難躲過陸上艦隊的強大防空火力,在密佈空中的火網之中被撕成碎片。

而聯邦軍的攻擊機群,則反覆進行空襲,投下超過五百公斤的追熱導彈攻擊渣古。

很快的,中隊另一個成員,貝利即遭到就當場炸死。超過二十枚追熱導彈同時向他射來,數量多至無從閃避,其中一枚更直接擊中了駕駛艙。

敖德薩的塞攻防線之戰對雙方來說都是一個惡夢,但聯邦軍憑著陸上艦隊的優勢和空軍支援,首先解決突破口中的渣古,再以六十一戰車用五至十倍的數量對付自護軍馬傑拉戰車,突破成功後再以步兵佔領和鞏固陣地。這樣的情況在各條主要防線上一再重複,聯邦軍用了無數同伴的屍山血海以及摧枯拉朽的強大火力,硬是在自護軍銅牆鐵壁的防線上開了多個大洞。

11月8日,經過昨天一戰,本來已經有一定損失的第十八師團,受到了無可恢復的重創,到了11月9日,在事先空降的聯邦軍傘兵和空中騎兵師的配合下,自護軍全線崩潰。雖然如此但在各個要塞、碼頭、機場和宇宙港還是持續著以血洗血的爭奪戰。

自護軍的總指揮官馬克貝,雖然違反南極條約向聯邦軍發射了核導彈,但是卻遭到攔截收場。這個無恥的舉動,對戰局沒有產生任何的結果。

在11月10日,馬克貝更搭乘桑吉巴爾級宇宙戰艦逃回宇宙。丟下他還在繼續奮戰中的幾十萬部下們。

對克里斯蒂安這種小兵,如果演變成核戰,那就是一個同歸於盡的局面。必然的死路雖然避免了,可是卻不見得還有生路。

第十八師團的殘存者,退回了他們最初駐防的空軍基地。計劃逃回宇宙去,在這場慘烈的戰鬥中,克里斯蒂安所屬的中隊只有四名生還者了,惡戰之中戰死了五個,這是以往前所未有的事。中隊長舒耐德頭髮雜亂如草,這幾天幾乎完全沒有睡過,滿眼都是紅絲。

舒耐德在最後決戰前他對克里斯蒂安說道:「戰爭這種東西真講運氣,克里斯蒂安上次你們小隊連續死了雅各布森和漢斯,這一次蒂利的渣古雖然全毀,但三個人都幸運的活了下來。」

克里斯蒂安憤憤不平的道:「都是因為那些陸上戰艦,被打中的人一個都沒有活下來。」

「這個基地也不行了,我們能守多久就多久,盡可能讓多點人回去宇宙。」

面臨這種絕境,克里斯蒂安不禁想起那次在東歐被圍的回應。說道:「我們要做殿後部隊嗎?傷兵和家屬們怎樣?愛莉姆已經快要臨盤了,不管怎樣我一定要送她去安全的宇宙。」

「渣古是我們的主力,只要我們還沒死應該要留到最後。關於愛莉姆我盡量想辦法送她回去。」

「多謝你!舒耐德中隊長。」克里斯蒂安簡直感動得要流淚。

就在這時候,師團透過無線電直接對他們下令:「所有殘存的渣古還有駕駛員,馬上脫離戰線準備搭乘最後的穿梭機上宇宙,一個小時之後就要出發了。」

按照編制第十八師團設有兩個大隊六十架機動戰士,經過連日來的激戰,只餘下十架。其中一半還受到不同程度的損傷。

對於這種命令,不要說克里斯蒂安這種低層,就連唯一存活的大隊長也無法理解。

不禁茫然的問道:「如果沒有了作為主力的機動戰士,師團還怎樣作戰。敵人正圍攻基地,撤退順序有沒有弄錯?」

「沒有弄錯!這是基絲莉亞閣下直接下的命令。時間無多,把防務交給戰車部隊,你們馬上走。」

「我們怎麼可以這樣做,要我們丟下同伴們不理嗎?基地內還有上萬官兵、數千家屬,他們怎麼辦!」克里斯蒂安不管軍紀強硬的越級抗辯道。

其他殘存的渣古駕駛員,也作出相同的反應。

師長等各人平靜下來後說道:「留下來的人會怎樣,你們都不用管。根據情報部的判斷聯邦軍的宇宙反攻現在已是箭在弦上,隨時會在近日內發動。今後能夠保護我們自護本土的,只有宇宙艦隊和機動戰士。我們陸軍的組成和存在,原本就是為了奪取地球上的資源。

「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了,而我們在這場戰役遭到了無可彌補的敗北,為免繼續浪費兵力。不會再有任何救援的了,最後的這批穿梭機走後,我們的存活只有交給命運來決定。你們要做的事就只有一件,保護自護本土,保護我們所有人留在本國的家人。不要讓發生在一、二、四和五區的悲劇在我國重演。」



第十二節聯邦軍的宇宙反攻?克里斯蒂安還是第一次想到這個問題。經過半年的拉鋸戰,在這場扭轉戰局的敖德薩大會戰中,聯邦軍只動用了數十台機動戰士,主力還是舊式的戰車。恐怕聯邦軍真的是準備將己方的機動戰士,都保留用在宇宙反攻上面。

想到在一週戰爭中,自護所進行的大屠殺。一旦聯邦軍打到自護軍本國,必然會作出相應的報復。

聽到師長的這一番話,所有人的心頭都籠罩上沉重的陰影。在守護祖國的大義名分之前,沒有人能抗拒這個命令。

對於正在包圍基地的聯邦軍,自然也察覺到這種變化。

「看來是機會了,我們由地下水道殺進去,英格你配合地面大軍強攻,準備來一場內外夾攻的好戲。」野狼提起自動步槍,帶著他如狼似虎的手下們出發。

目送著這個凶猛的男人離去,英格感到天氣越來越冷,返回駕駛艙內準備作戰。

「雪……」英格抬頭望向天空,烏雲蔽日且括起寒風,11月的南俄下雪是早了一點,但也不能說太出奇。

返回到基地內地克里斯蒂安,不知道外面的友軍還能支撐多久,真的只能聽天由命了,把渣古交給整備兵處理之後,他立即前往找負責穿梭機的軍官見面。

在發射場的外圍,擠滿了眾多的敗兵和家屬,大家都焦急的看著穿梭機,希望能夠返回宇宙。

「讓我們上去,高層想獨佔穿梭機嗎?」

「至少應該讓受傷的人搭穿梭機回去。」

「我自己不要緊,讓我的妻子和孩子回去吧!」

「聯邦軍快要打進來了。」

雖然人群不斷在外面推擠,可是持槍的憲兵卻攔阻著所有人前進。

指揮的憲兵軍官面色陰沉難看,憤怒的吼叫道:「不要說你們,我們憲兵都沒機會回去。」

憲兵軍官最後向上鳴槍示警,才鎮住了所有人。

「我再重複一次,只有機動戰士的駕駛員和資歷豐富的整備兵可以回去。」

「太過分了!軍隊要拋棄我們嗎?」

「這是上頭的命令,你們想要抗命嗎?」憲兵軍官的槍口對準了人群。

但還是有人鼓噪不滿的說:「這種時候最少應該讓婦孺和傷兵先走,為什麼要讓機動戰士的駕駛員和整備兵回去。」

「婦孺和傷兵回去能夠打仗嗎?這是為了未來的勝利,犧牲的不只是你們,我們自己也要留下來。」

這時聯邦軍又一次展開了炮轟,爆炸聲和震動引起了人群更大的驚恐。

其中一個獨臂的傷兵高叫道:「我為祖國犧牲了一條手臂,為什麼現在連想回家都不可以。為了國家就可以叫我們在這裡等死嗎?」

爭執到最後獨臂的傷兵抽出了手向住憲兵開槍射擊。

「砰!」一聲槍響之後,一名憲兵負傷倒地。所有人都嚇得停止了動作,而接下來憲兵又開槍反擊。不止打中了獨臂的傷兵或誤傷了其他人。

「嘩啊……停手……不要開槍……」

各處都響起了槍聲,人群四處逃竄。

克里斯蒂安頹喪的坐在地上,面對如此嚴苛的命令怎可能請求寬容讓愛莉姆上穿梭機。

這時幾個粗魯的步兵包圍了克里斯蒂道:「把你的制服脫下來給我們,讓我們回去宇宙。」

「不要妄想了!你們以為單靠制服就可以上穿梭機,你們以為憲兵會不檢查身份嗎?」

「我們才不管這麼多,總之怎樣也得試一試。」

雙方互相爭執各不相讓,眼看就要拔出手槍來解決的時候。憲兵總算重新控制了局面,護衛著有資格上去穿梭機的人通過。

包括舒耐德、蒂利和菲妮。以及前來送行的家屬,當中包括拿著行李的愛莉姆。

腹大便便的愛莉姆,眼帶淚光滿臉離愁別緒。

「克里斯蒂!因為安時間無多,我只替你執拾了幾件衣服,你回去宇宙後要好好保重身體。」

看著她纖弱的身影,克里斯蒂安的內心在滴血,自己怎能丟下她不顧。

下定了決心的克里斯蒂安對憲兵說道:「我決定不回去,把我的位置給其他人吧。」

但是憲兵卻冷漠的回答道:「誰可以回去不是你我可以決定的,如果可以我自己也想回去。」

愛莉姆小鳥依人的投入到克里斯蒂安的懷中,淚珠就像斷線風箏一般滾滾而下。

看到這種傷感的場面,蒂利和菲妮也跟著哭了起來。場面讓人心酸。

舒耐德搖頭哀歎,開聲問道:「穿梭機還有多久才出發。」

「還有三十分鐘,你們有什麼話要說就說好了。」

聽到這個回答,愛莉姆一面擦拭眼淚,一面拖著克里斯蒂安,直接去到女洗手間的空格,然後迅速關起門。

「抱我,就在這裡。」

離別在即克里斯蒂安心痛如絞,在這個戰亂的時世,說不定這次生離就是死別了,以後還不知道有沒有機會重逢。

克里斯蒂安低下頭親吻愛莉姆的嘴唇,舔著她帶鹹味的淚水。內心的傷痛不是言語所能夠表達的。

愛莉姆強忍淚意,吐出丁香小舌和克里斯蒂安雙舌交纏。她想要珍惜這個最後的幾回,一想到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的親熱,她就心如刀割。

兩人一陣深吻後,愛莉姆座到廁盤之上,雙手揉搓著自己的胸部。離分娩的時間已經不遠,現在自己原本纖瘦的身子多少變得豐滿了,雙乳為了為準備哺育孩子尺寸增大了一個碼。

乳頭分泌出來的乳汁,使衣服變得半透明,異常的性感和嬌媚。

克里斯蒂安撫摸著愛莉姆渾圓的腹部,自己將沒有機會看到孩子出世的場面了。

壓下內心傷感的情緒,他替自己的妻子脫下微濕的內褲。雖然兩人沒有正式舉行過婚禮,只有一些證明他們是夫婦的假證件。但這些都不重要,克里斯蒂安早就在心中認定愛莉姆是自己的妻子,而不止同居情侶的關係。

在狹窄污穢的洗手間內,要做愛實在很不方便,況且時間已經不多。克里斯蒂安只好掏出自己的龍槍,對準愛莉姆的花穴,緩緩的插進去。

「啊啊……」愛莉姆發出了愉悅快意的聲音和滿足的表情。

「這種感覺真好!你就在我的體內,孩子也在我的肚內。三個人之間是如此的親密。」

愛莉姆的內心感觸良多,以聯邦軍的身份躲在自護軍的基地內,跟自己的初戀情人同居和生子。

這段期間兩個人共同面對了很多困難,也享受到了很多幸福的時刻。有開心和愉快的時光也有失落和不快的時光,她也曾經有過後悔的想法。但是現在她只慶幸自己選擇了和克里斯蒂安在一起。她再也不會後悔。

克里斯蒂安逐漸加快了活動,為了顧及到愛莉姆懷孕中的身體,加上空間不足,他也無法選擇什麼不同的體位。

雖然體位傳統,但在女洗手間內作愛的確非常新奇刺激。再加上二人的濃情密意作潤滑劑,克里斯蒂安的每一下深入淺出,都為二人帶來無與倫比的快感。

由交合的地方滲出來的愛液,沾滿了愛莉姆的雙腿。

「啊啊啊啊……」愛莉姆高昂的呻吟聲迴盪在女洗手間內,在一陣輕微的痙攣中,迎接了高潮的來臨。克里斯蒂安也在她體內射出了溫熱的牛奶。

等一切都平靜下來之後,克里斯蒂安擁抱著愛莉姆細意安慰撫摸。

愛莉姆享受著那種銷魂蝕骨的滋味的同時,以非常認真的語氣說道:「只要你活著要我等你十年、二十年都可以,不管這場戰爭要打上多久。可是你一定不能戰死,不然我只好帶著這個孩子去改嫁他人。你如果不想別人玩弄我的身體,你就一定要活下去。」

面對這種威脅,克里斯蒂安苦笑道:「那如果我們像羅密歐和朱麗葉一樣,你誤會了我戰死,而改嫁了其他男人,但其實我還活著你怎麼辦?」

「你怎麼這樣喜歡欺負人,一想到要和分開我都快要哭出來了。」

不管兩個人多麼不願分離,時間還是迫人而來。互相牽著手的克里斯蒂安和愛莉姆踏出女洗手間。

愛莉姆直到最後才再一次跟克里斯蒂安吻別,繼而與蒂利和菲妮擁抱道別,之後還是一直站在外圍不肯離去,直到看著渣克里斯蒂安進入渣古為止。

最後的三架穿梭機,每一架分別搭載了三架渣古,總共有九架。餘下的一架家折成零件狀態分別放在三架穿梭機上。

出發在即克里斯蒂安的內心卻一直心緒不靈,和降落地球時相比。他得到了愛莉姆和她腹中的孩子,失去了雅各布森和漢斯這兩個同伴,還有曾經一起並肩作戰並有一夕之歡的瑪爾汀娜。戰爭的情況也由自護軍佔有優勢,演變為聯邦軍佔有優勢。

「發射場的上蓋打開,準備倒數。」駕駛艙內傳來通訊員的聲音。天空中飄雪漸濃,襯托起戰場上的肅殺氣氛,讓人更感害怕。

「聯邦軍已經逼近了,要盡快發射。盡可能省略發射程序。」通訊員的聲音變得更加恐懼。

三架穿梭機都是獨立的半露出在外,而且有獨立的管道排出火箭所產生的濃煙。

「來了!」

三架陸戰吉姆持槍掃射硬闖而來,突破馬傑拉戰車的最後防線,攻入發射場的表面。他們正是由英格率領的小隊。

九十毫米的機關鎗,向著其中一架穿梭機集中火力。穿梭機的表面雖然擁有耐高溫的能力,卻沒有什麼防彈的作用。子彈貫穿全穿梭機把內裡的渣古打得破破爛爛。內裡搭乘的自護軍也死傷慘重血流遍地。

這個時候中隊長舒耐命令穿梭機的駕駛員,打開閘門把他放出去。

在另一個穿梭機上的大隊長,也作出了相同的決定。這兩位軍官不惜放棄自己返回宇宙的機會,也要保護自己的部下。

與英格的三架陸戰吉姆展開了激戰。

「舒耐德……」克里斯蒂安對著通訊頻道大聲喊道。他實在不忍心掉下一直帶領自己渡過無數難關的上司。

「你不要出來。不要讓我們的犧牲成為白費,放心我們不會死的,不過是三個新丁駕駛的陸戰吉姆,要對付我們,他們還沒有這本事。」

三架陸戰吉姆以光刀圍攻兩架渣古,正常情況之下聯邦軍雖然佔有上風,但一時之間應該也難以取捨。

問題是他們的指揮官是驍勇善戰的英格,她第一時間就判斷出,兩架渣古為了掩護穿梭機而無法隨意移動,針對這個弱點全力攻擊。

而且英格的個人技術並不比自護軍的老兵差多少,更重要的一點是英格和克裡斯蒂安一樣都是新類型人,只不過她的能力較弱覺醒比較遲,目前連她自己也沒有發覺自己是新類型人。

「現在開始倒數,十、九……」

英格以二敵一圍攻大隊長的渣古,陸戰吉姆從後揮刀直斬渣古的上半身。

大隊長亦分毫不差的用電熱斧反擊,不過陸戰吉姆的刀電熱斧的更長,也更早砍中對方。

引擎的被斬的渣古在瞬間發生大爆炸。

「七……六……五……」

倒數即將結束,英格一方的三架陸戰吉姆轉為圍攻舒耐德,舒耐德不止以一敵三還要兼顧兩架穿梭機。這雖只有數秒,卻已經足以致命了。

「三……二……一……發射……」

穿梭機噴出大量的濃煙,隨即脫離地深吸力升去而去。

而成功所付出的代價,是舒耐德的渣古,被聯邦軍的陸戰吉姆砍成數塊,並且即時爆炸。

蒂利哀叫道:「不要……」

菲妮則哭道:「嗚……」

濃煙遮蓋了陸戰吉姆的視線,使得英格再沒有機會射擊飛向宇宙的穿梭機。

風雪還在下。

在穿梭機上面可以看到滿目瘡痍的大地,為了獲得全面勝利的聯邦軍猛攻不斷,自護軍則拚死抵抗讓同伴分別搭乘潛艇、運輸幾或者穿梭機逃脫,地面上是像月球表面般密佈的彈坑,以及無數余炎未熄還在冒煙的殘骸,在這些殘骸內有數不勝數的屍體。

寒霜白雪無分敵我,公平的掩蓋了敖德薩上陣亡的無數軍人。

在克里斯蒂安逃脫之後,聯邦軍不久即攻佔了整個基地。自護軍抵抗到最後一兵一卒,直到彈盡糧殘存的人才舉手投降。

幾乎每一個房間都被手榴彈炸過一次,用機槍掃過一遍。這麼慘烈的惡戰,即使雙方都不是故意的,還是做成了大批自護軍家屬的死傷。

在自護軍投降之後,野狼開始打掃戰場。把俘虜和家屬中年輕貌美的女性挑出來作女奴,完好和輕傷的男拉去嚴刑迫供,重傷的則補上一場給他們一個痛快且免得浪費藥物和醫生。

野狼用鐵鎖鐵著一群女奴走在前面,腳下踏過橫七八豎還在冒血水的屍體,英格和情報局的人走在後面,再加上幾個衛兵

「唔……救我……救救我的孩子……」這個時候耳朵非常敏銳的野狼聽到一把女聲的呻吟。

接下來野狼在一間半倒塌的房間找到一個受傷的孕婦,她被倒塌的建築物壓住,雙目因震盪而暫時失明,雙腿間流滿了鮮血。

「看來還不滿二十歲!眉清目秀目的嬌俏小孕婦,玩起來一定別有風味。可惜看來是流產了,這樣子也好。養幾天傷就可以盡情的性虐了。」

野狼雖然不記得面前的年輕孕婦是誰,記憶力可說是過目不忘的英格卻清楚記得眼前的孕婦,就是上次襲擊這個空軍基地時遇上的那一個,被自護軍俘虜的少女士兵。記得她的名字是叫做愛莉姆。

宇宙世紀0079年十一月十一日,決定地上戰局的敖德薩會戰落幕,自護軍死傷達五十萬,聯邦軍更是一倍的百萬將士。參戰的九十萬自護軍中,有二十萬在戰後撤退到宇宙和美、非、亞各洲,投降者總數二十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