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公告★:合理安排时间看片,享受健康生活。本站永久域名:(导航网址 av22.top),www.jutongyi.com,www.dy016.com,www.dy017.com 随手点击收藏,以免迷路哦!

_ 点击关闭

_ 点击关闭

以下APP站长已检测强烈推荐下载(狼友必备)

情缘欲海[全本]-28

  
情缘欲海(181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下午三点多时,欧阳一鸣接到金玲的电话。金玲说在市长途汽车站的出口处等他。欧阳一鸣说很快过去。放下电话拿过车钥匙匆忙下了楼,心里想着,这样看来,金玲来这里肯定是找他有事的了。但也只是想,她也就是来这里办事顺便过来找他的,可能就是刘燕那两千块钱的事。金玲说还有什么很重要的事,这是欧阳一鸣怎么都不愿意相信的。

见了金玲的面后,欧阳一鸣满脸堆笑问:“想不到这么短的几天就见面了,早几天在你那里也没听说你要来的话音嘛!”金玲眼睛直视着欧阳一鸣说:“早几天根本就没打算过来,前两天才决定的。”欧阳一鸣问:“来办公事还是私事?”金玲笑道:“你还真以为我骗你啊,我就是专门来找你办事的。”欧阳一鸣狐疑地看着她,片刻摇摇头说:“不相信。”金玲说:“我骗你干吗?哎,我这趟来,吃住可都是要你安排的。”欧阳一鸣再看看她,笑了说:“真的假的啊?”金玲也笑了,说:“你爱信不信,不过都要是你安排的。”

欧阳一鸣笑着说:“那好,这是绝没问题的。”

来到车旁打开车门,上车后金玲说:“欧阳,我真的是为你的事专门来的这里。”欧阳一鸣转头看她。金玲看着他点了下头说:

“是真的。”欧阳一鸣看着她那脸上认真的表情不得不信,于是问:“为了我的事?”金玲说:“是的,是为了你的事。”欧阳一鸣蹙眉看看她,又笑了,问:“为了我什么事啊?”金玲说:“你先带我找个旅馆住下,这件事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欧阳一鸣看看她,依然疑问,道:“你真的来这里没有其他的事?”金玲说:“我要真有其他的事就不会让你给我安排食宿了。是不是不方便啊?”

欧阳一鸣说:“这倒没有,我就是……”金玲心道:想来你也会疑惑,也不说话。欧阳一鸣看看她,伸手捏住钥匙欲发动汽车时,说:

“那这样吧,要不你就住在我们招待所。”金玲说:“随你安排。”

到了招待所,欧阳一鸣让服务员打开一套贵宾间,进门后欧阳一鸣招呼她坐下,金玲环顾了下房间说:“你们这条件挺好的。”

欧阳一鸣边给金玲倒水边说:“还行吧,刚建好没多久。”将茶水放在金玲面前的茶几上,坐下,就听金玲问:“你住在那里啊?

在这有宿舍吗?”欧阳一鸣说:“这楼上有我休息的房间,不过我不是经常在这里。太平门那边我买了套三居室的房子,一般我都住在那。”金玲说:“是吗?还是有个自己的家好。”欧阳一鸣说:“是啊,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帮我买的,环境挺不错。准备以后结婚用的。”

金玲在听到欧阳一鸣说出“结婚”二字心颤了下,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看着坐在旁边沙发上的欧阳一鸣说:“欧阳,你不会相信我这趟是专为你的事来的是吧,但确实是。”欧阳一鸣看着她说:“现在我相信了,可我就是想不出你会为我什么事。”金玲说:“我想先问问你,你和你现在的女朋友发展到了什么地步?”欧阳一鸣又是一脸狐疑地看她,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金玲说:“我直白的说吧,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俩有没有发生过那种关系?”

欧阳一鸣惊愕了,瞬间脸红,片刻心跳问:“你,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你是不是认识她?是不是要说她什么事?”金玲说:“我不认识她,我就是想问一问。”欧阳一鸣看着金玲的神色,兀自想:“我从来也就没和你开过什么玩笑的,要说我和你也不是太熟,你今天的这表情,这问话真的很奇怪啊!”想着时心里紧张起来,还是说:“没有,我们俩相处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她是个很规矩,很正统的女孩子。”停住话又拧着眉头问:“金玲,我实在是不明白你为啥要问这样的问题。”金玲脸上的表情轻松了下来,问:“那你感觉这个女孩子咋样?”欧阳一鸣点头说:“很好的。金玲,你就直说吧,是不是你认识她?听说了她的什么事?”金玲说:“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怎么会认识她啊?”

欧阳一鸣蹙眉看着她问:“那你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啊?我感觉很奇怪的。”金玲说:“这些你先别问我。上次我见到这个女孩子感觉她也是挺不错的。”停住话,低头想了想,抬起头看着欧阳一鸣问:“欧阳,实话不瞒你,这趟来我是专门为你和刘燕的事来的。”欧阳一鸣心里一缩,直直地看着金玲,嚅动着嘴唇,问:“我、我和刘燕?我和刘燕还能有什么事啊?”金玲看着欧阳一鸣的眼睛问:“欧阳,你知道当年刘燕是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你的吗?”

欧阳一鸣直视着金玲的眼睛,说:“知道,知道一些,是她的家庭不愿意接纳我。”说着这些话时感觉心烦。看看金玲又说:“唉,不管什么原因也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各人有各人的生活。现在还提这些干吗?”说着话时心里又想,金玲今天之所以这样问起,肯定不会就像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的。看着金玲就又问:“难道还会有其他的原因?”金玲点头说:“有很多事你不知道,刘燕很苦的。”欧阳一鸣只感觉浑身颤抖了下,问:“你,你是说刘燕、刘燕她很苦?”金玲红了眼圈,点头说:“是啊,她很苦。”欧阳一鸣登时感觉心头打颤,惶急地问:“金玲,刘燕出了什么事?她,她在那样的家庭怎么会很苦?”金玲落下了泪。

欧阳一鸣没等金玲开口又急急地问:“是不是,是不是她的丈夫待她不好?是不是他虐待刘燕?是不是……”金玲从欧阳一鸣这急促的问话中已经清楚了刘燕在他心中的位置,暗自在心里高兴,说:“欧阳,你别急,我看得出,也听得出你在心底对刘燕的感情。”

欧阳一鸣这才察觉到自己的情绪,看看她没言语。在这时欧阳一鸣才真正知道,平日里一直是认为刘燕不可能过不好,不可能不幸福的,真的要是听说了她一点点的不好,也真如挖了他的心头肉一般。原来刘燕在自己的心里就是这样重要的。

金玲说:“你对刘燕的感情和刘燕对你的感情我现在都很清楚了。欧阳,现在咱们先不说你们俩各自对对方的感情。我先把刘燕的情况和你说一说。”欧阳一鸣点点头。金玲说:“欧阳,这么几年你一直没有和刘燕联系过,我想你是在生她的气,但又忘不了她。其实,其实刘燕的事情我也一直不知道,去年我和梁超结婚时去了她那里才知道,她已经离婚两年多了。她的婚姻只有一年多一点的时间。”


说的。

此时的欧阳一鸣已经清楚,金玲的这趟来,刘燕肯定是知道的,或者说是刘燕让金玲来这里的。这也说明刘燕是心里有他的。但是,尽管这么多年心里一直对刘燕很在意,也只是希望她过的幸福,从没有过再和刘燕一起生活的想法。金玲这一问让他猝不及防,在这样短的时间里,他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虑,他的心里依然是对刘燕那个家庭很反感的。

欧阳一鸣摇摇头说:“金玲,你说的这些事我也是要考虑的,但不是全部。实话和你说,我和她不合适,和她那个家庭不合适。

刘燕就是离了婚,也是会再进一家高门的。“金玲故意激他道:”欧阳,我也听出来了,你口口声声说你对刘燕是有感情的,我看你就是嫌弃她是个离了婚带着个孩子的女人。当然喽,你现在的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瑕疵。“欧阳一鸣红了下脸说:”金玲,并不是你所想的这样。这么多年,我也是想起我和刘燕的那段感情就不好受,我也清楚刘燕当年离开我是无奈的,但我确实也是伤透了心。我对她那样的家庭已经充满恐惧和厌恶,我不愿意再和这样家庭的任何人有任何联系。当然,你所说的我身边的这位女孩我也不能不考虑,贾若蕊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尽管说不上有当年和刘燕那般的情感,但我对她很满意。我和人家已经相处了这么长时间,我也不能伤害人家?我现在不愿意伤害任何人。我只想过个安安份份,平平安安的生活。至于刘燕,我想她在离婚了这么几年中也不可能不找的。

她会找到门当户对的那一位,她应该过属于她们那高层社会的生活。我,不愿意再和她那样的家庭有任何的联系。“停住话又盯着金玲问:”你这趟来是刘燕的主意吗?“金玲看着他问:”你希望是刘燕的主意吗?“欧阳一鸣看看她低下了头,脑中想,要真的是刘燕相托她来的,说明刘燕对自己确实是有情的。但是,现在自己的身边已经有了另外一个女人,尽管自己的心里依然是对刘燕在意的,难道就要离开贾若蕊马上接受刘燕吗?在这时他的脑中有些混乱了。

金玲听了欧阳一鸣的话有些失望,但她相信把刘燕为了爱生下他的儿子的话说出来后,欧阳一鸣肯定会改变态度的。但现在她偏要再激一下,或者说试探一下欧阳一鸣,于是说:“我看你还是嫌弃刘燕是个离了婚带着个孩子的女人。你说你是为了她的家庭,那么,假如刘燕的家庭要是普通的家庭,刘燕现在的这个处境,你现在的这个地位,你会真心愿意放弃你身边的这个女人接受刘燕吗?”

欧阳一鸣说:“金玲,如果刘燕是平民家庭的孩子,我们也不会分开。我也和你说实话,我和任何女人都不可能有对刘燕的那般感情。但我现在的身边已经有了贾若蕊,人家和我相处了这么久,我也不能就当儿戏与人家说分开就分开吧!实话说,我也确实不愿意再和她那样的家庭有丝毫的联系,自从刘燕和我分手后,我不知道多少次在心里下定过这个决心,就是我的下一辈出现我和刘燕这样的情况,我也会劝导他们不要和刘燕这样的家庭有瓜葛的,我们和刘燕那样的家庭根本就不是一路,只会最终出现悲剧。”金玲说:“欧阳,你不愿意接受刘燕就仅仅只是为了她的家庭?没有其他的原因?”

欧阳一鸣感觉到有些心烦,说:“金玲,你不要再说了。我相信刘燕也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我会祝福她的。我也没有其他的什么原因,这么多年我已经灰心了,我现在只想成个家,只想有个安安稳稳的生活。说句心里话,我甚至都已经对爱情没有奢望了,我只想找一个老婆,找一个老婆过日子。”说着话流下了泪。

金玲在这时心里清楚,刘燕的那一次和他分手,是令他很难从那片痛苦中摆脱出来的。金玲想,看来现在是要把全部都说出来了,尽管她希望欧阳一鸣会如她所愿的很爽快地接受刘燕,现在看来并不能如愿。说:“欧阳,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你,你才会知道刘燕对你是多么的爱。”欧阳一鸣看看她没言语。

于是金玲把刘燕为了什么和他分手,以及分手时去了金陵找他,怀上他孩子的事从头至尾的事说了一遍。

欧阳一鸣听着时忍不住流泪了。在说到刘燕那次来和他分手,就是为了怀上他的孩子时,欧阳一鸣目瞪口呆,片刻醒悟,瞪眼看着金玲问:“金玲,你是说,你是说我和刘燕有了个儿子?”金玲点头说:“是啊,你和刘燕的儿子叫儒涵,儒雅的儒,涵养的涵,这是刘燕给他起的名字,儒涵今年都三周多了,他是八五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出生的,再过几个月他就四周岁了。欧阳,你不会怀疑这孩子不是你的吧?”欧阳一鸣惶急地说:“这、这件事太突然,刘燕她………我和她有了孩子?这……”金玲说:“这件事你咋一听来肯定是感觉很突然的,但这是真的。你总不至于怀疑刘燕为了和你在一起编排这么个故事吧?”欧阳一鸣急忙说:“不不,这、刘燕肯定不会。”金玲问:“那你是相信了?”欧阳一鸣看看她低下头,嘴里说:“这件事,这件事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金玲说:“不要说你没想到,我在听刘燕刚一说起时也是不相信。但你相信刘燕不会撒这个谎的。你再仔细想一想,刘燕之所以能够为你生出这个孩子,当时需要多大的勇气,又是在心里把你放在什么位置的,你是她一生的爱啊!”欧阳一鸣点点头,说:“这件事真的是太突然,你让我好好想想可以吗?”

金玲说:“但愿你能从心里相信。刘燕也真担心你不会相信,她说你见到孩子后可以先和孩子做一个亲子鉴定,接不接受她一起生活她不敢强求,她只希望你会认你的亲生儿子。”欧阳一鸣说:“我相信刘燕不会骗我,她不会的。”金玲说:“刘燕还说了,不管你信不信,都要和孩子做一个亲子鉴定,不然也不会心安的。但是欧阳,孩子是谁的,只有母亲最清楚,刘燕决不会弄错。我想,刘燕之所以那样说,也是心里想让你踏实的。”欧阳一鸣说:“刘燕既然这样说,我就相信,刘燕不会撒谎,是我的孩子我当然会相认。可这件事实在是太突然。金玲,我的脑子现在真的是很乱。”金玲点点头说:“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欧阳一鸣问:“刘燕这么几年就没有再找过那朋友吗?”金玲一愣,马上说:“没有,刘燕已经对婚姻很失望。其实我清楚,她的心里还是装得你。”欧阳一鸣看看金玲没言语。


欧阳一鸣在这时真的是感觉不知所措了,这突然的消息也确实是让他脑中混乱。一直就没到想过刘燕会离婚,更没想过刘燕会生下他的孩子,而且,而且这孩子已经这么大了。在这时欧阳一鸣便想起刘燕最后一次来见他的情形。“那次是和刘燕做了很多次性事,但每一次都是用了那避孕膜的啊!好像就有那么一次没用,难道就是那一次?刘燕又怎么会那么肯定就是我的孩子呢?”瞬间又想:“刘燕决不会骗我的,她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对于这一点是要完全相信她的。”片刻又想:“不管怎么样,这件事都是要认真的考虑的,这件事就算是真的,可毕竟不是正常得来的孩子,一定意义上,还是我和刘燕在那个时候生下的私生子,人家要怎么看啊!”但马上心里就说:“欧阳一鸣,不管怎么说孩子是你的,刘燕当初是因为太爱你才那样做的,你这样想就是不对的,不管别人心里怎么说,但孩子总是你的啊!你能辜负刘燕对你的那片情,你能拒绝你的亲生骨肉吗?再说,你的心里也是很在乎刘燕对你的情,你也是在内心深处最爱她的啊!那么,那么现在要决定接受刘燕和孩子吗?”想着时就有想到金玲刚刚说了的刘燕当初离开他的原因,心里念道:“刘燕啊,你怎么就那么傻啊!当年、当年你来找我,怎么就不和我都说清楚呢?那些事本来就不是她的错,你怎么就要担心那么多呢!刘燕啊刘燕,你真的是糊涂,真的是糊涂啊!”

金玲见欧阳一鸣一阵没说话,流泪说:“欧阳,我虽然和刘燕的关系不错,但这次我确实是为她对你的这片情而感动才来找你的。

来找你是我自己的主意,但我是和刘燕说了的。欧阳,你想过没有,有几个女人会如刘燕这样对爱情看得这么重?有几个女人会为了爱,为了自己所爱的人这样付出啊!没有,真的没有,我第一次听说,第一次遇到,而这个人就是刘燕。欧阳,可见刘燕对你爱得有多深,可见你在刘燕心中是放在什么位置的。”

欧阳一鸣点头,这些不用金玲说,他的心里当然也是明白刘燕当年对他的这片震撼人心的情。但现在的欧阳一鸣毕竟不是当年的欧阳一鸣,几年的领导生涯已经令他对一些事情的处理非常沉稳了,特别是一些重大的决定。他还是要认真思虑,不会马上就在别人面前说出一些收不回来的话的。欧阳一鸣暗自想:“这件事毕竟不是件小事,是一生的大事,也是会牵动很多人心、牵扯到方方面面的事情,最起码是要解决自己和贾若蕊的事情的……”

此时的欧阳一鸣在心里虽然已经认可了刘燕和他们共同的孩子,也接受了刘燕当年嫁人和与别人生活了一年的现实,但他也清楚,自己所面对的事情太多。首先他考虑的是贾若蕊,这是最直接,也是最先要面对的事情。虽然他和贾若蕊还没有发生男女间的性事,但心里是清楚贾若蕊对他的感情的。单就贾若蕊这里就已经让他很苦恼了。再就是自己的家人是不是可以接受刘燕。欧阳一鸣心里也清楚,自己的家人在知道事情的真相后,肯定能够接受孩子,但是不是就能接受刘燕还是不一定的。再就想到社会舆论的压力,人们在知道自己早些年就已经和别的女人生了个孩子后会是什么反应。尽管也是可以隐瞒当年和刘燕生下这个可以说是私生子的话,但和刘燕结合,和那样高级干部家庭的离过婚的一个女人结合,而且是带着个孩子的女人结合,人们会怎么想?现在毕竟不比当年了,怎么说现在自己也已经是一家研究院的院长。一旦和刘燕结合,就会面对各种各样的议论,这之后所面临的一切都是很令人心烦的。“是要认真的思考一下的,是要思考……”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欧阳一鸣站起身说:“金玲,我想认真地想一想。”金玲抬头看他有些慌张,张了张嘴欲再说什么,欧阳一鸣说:“金玲,你现在什么话也不要说了,什么我都理解,什么我都懂,但现在我一定是要想一想的。你也清楚,这是要面对很对的。这件事太突然,我要想一想。”金玲站起,看看他点点头,说:“可以理解你现在的心情,那好,你仔细的考虑考虑。”欧阳一鸣点点头,转身往门口走去。

金玲送他到门口说:“欧阳,我一会到我原来的医院去一下,晚上我在她们那里吃饭,还回到这里休息。”欧阳一鸣说:“晚上还是我来安排吧。”金玲说:“不用,我到我们那些姐妹那里说说话,也挺想她们的。”欧阳一鸣说:“那也好,我派部车送你,你在这里等一下。”金玲答应。

金玲在医院附近下车后给刘燕打了个电话,说欧阳一鸣临时有急事去了蟠州,没有见到他。说她问过了,欧阳一鸣明天就会回来,他在这里等他。金玲清楚刘燕是想马上就知道欧阳一鸣的答复,但现在她不能和刘燕说欧阳一鸣正在考虑,那样刘燕又会很不安的。刘燕疑问道:“你不是打了电话去和他说好的吗?”金玲有些心慌说:“人家欧阳毕竟是一院之长,有些时候会很忙的,咱们也要理解。


我现在在咱们医院这边,我先和她们聚一聚。”刘燕显然是心里怀疑,但也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欧阳一鸣坐在桌前想了一阵,还是决定要将这件事和自己的家人说一说,不管怎么说,欧阳家这一下就是要进来两口人的。看了看表,清楚自己的父母现在还不到下班的时间,想了想拨通了欧阳玫办公室的电话。欧阳玫的同事说欧阳玫现在正上课,一会下课告诉她。

十几分钟后,欧阳玫打来电话,问欧阳一鸣什么事。欧阳一鸣支吾了一阵,还是把刘燕和儒涵的事说了出来。欧阳玫在听到孩子的事时急切地说:“哥,这件事听起来有些荒唐,你怎么就能确认孩子就是你的呢?这件事简直就不可思议。”欧阳一鸣说:“对这孩子我不会有任何怀疑的。刘燕就是再傻,也不至于编排这样的故事,况且,她也会想到以后要在一起生活的。”欧阳玫听后一阵无语,开口后,问:“哥,这不是一件小事,就算那个孩子是你的,你还是要考虑方方面面的。你现在是什么思想?”欧阳一鸣说:“我现在的脑子很乱。但是玫子,刘燕确实是因为对我有情才那样做的,我也心里一直有她,况且现在都有孩子了呢?可现在,可现在事情来得太突然,我真的是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欧阳玫说:“这件事是要认真考虑的。我们现在先不说刘燕当年那样做是为了什么,也不评价她的对错,单就你假如同意和她在一起,你要想到的是,你所面临的各种压力。哥,你现在是研究院的院长,一个年轻的处级干部,各方面的影响你都是要考虑的。哥,现在我的心也很乱,这样,你现在千万不要答应人家什么,这件事你一定要仔细考虑。哥,你现在不是从前,我相信你的理智,我相信你不会冲动的。哥,这件事毕竟不同于你找了个对象的事,和家里人说一说也是有必要的,虽然是你自己的事,但这件事不同于别的事。”欧阳一鸣问:“玫子,你从心里说愿意我接受她们娘俩吗?”欧阳玫说:“你要让我说实话的话,我现在的思想很排斥。哥,你让我好好想一想,你也要冷静下来好好的想一想,千万不可以冲动的。这件事怎么说都不是件小事,一定要前前后后仔细思量的。哥,我也仔细想一想。”说完话挂断了电话。

欧阳一鸣放下电话后愣愣地坐在那里,脑中想着刘燕,想着他那没有见过面的儿子。这一切也正如欧阳玫所说的来得太突然,一时间能够决定得了吗?再就想到贾若蕊,又该怎么去面对她呢?还有自己所想和欧阳玫所说的,真要和刘燕结合,会面对很多事情,单就李璇那里就不知该如何解释,她是不知道自己和刘燕的事情的,现在不光一下子冒出了刘燕,还冒出了个孩子。贾若蕊可是李璇介绍给自己的啊。

欧阳一鸣再一次思想混乱了。

下班的时间早就过了,欧阳一鸣似乎没有意识。愣愣地坐了很久,助理敲开欧阳一鸣的门,告诉他该去吃饭了。欧阳一鸣这才站起。

食堂吃了饭后回到宿舍,想了想还是要把这件事和自己的爸爸妈妈说一说的。拿起电话就又想,不用问,自己的父母也是不会就很爽快的同意。但这件事怎么都是要说给他们听的。刘燕和孩子以后可是要进欧阳家的门的。

毛玉琴接了电话,令欧阳一鸣没想到的是,毛玉琴开口就说:“一鸣,欧阳玫已经来过了电话,我和你爸爸简单商量了这件事。

孩子要是欧阳家的咱们一定会接受,但那个高干家的高干子女咱们欧阳家盛不下,你明白吗?一鸣,这件事虽说是你自己的事,但你是欧阳家的后代,是欧阳家的长孙,太离谱的事我们做父母的还是要问一问的。正常的婚姻我们做父母的也只是参考下意见,决不会干涉,但这事不同寻常,不是如你找了个未婚妻那样。这件事是一定要非常慎重的。“欧阳一鸣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毛玉琴说:”现在电话里我也不想多说,你今晚认真地考虑考虑这件事。我和你爸爸商议了,明天一早我去你那里。“欧阳一鸣听后一惊,急忙说:”妈,你来这里干嘛?“毛玉琴说:”电话里也说不太清楚,我就是去也只是和你说一下我们的意见。决定权还是你自己。但这件事我们不能不问的。好了,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去你那里。“说完话挂断了电话。

情缘欲海(182 )

第一百八十章


这一晚欧阳一鸣无法入睡,他翻来覆去的思考着自己应该怎么办。对于刘燕对他的这片情,欧阳一鸣心里只有感动,他相信刘燕这一生是最爱他,他也清楚自己是最爱刘燕的。但是,现实的一切又不能不让他犹豫,所有可能发生的一切又都是令他胆怯和无情的。而今落到这般令他和刘燕都很痛苦的境地,他也怪刘燕当初来见他,相处了几天却不说出实情。欧阳一鸣在心里说,尽管那时在知道刘燕失身于别的男人会很难过,但决不会怪刘燕,肯定还是要接受她的。那样也没什么人会知道这件事。而现在却要面临更多的烦恼。但也为刘燕当初的选择唏嘘!难道我和刘燕这一生就非要经历这场的感情磨砺?

现在家人的意思似乎已经明了,尽管自己的妈妈还没有到来,他也知道妈妈明天到了这里会说些什么话,难道真的要拒绝刘燕进欧阳的家门?欧阳一鸣心里清楚,刘燕才是自己最牵挂、最倾情的女人,刘燕才是自己今生的最爱,况且已经和她生下了一个孩子呢?可也正是这个孩子会令很多人议论,假如没有这个孩子,完全可以说刘燕是没有结过婚的,和贾若蕊分手和刘燕在一起,也完全可以说自己是和贾若蕊不合适才分手的。可现在的情况是,孩子是必须要和他们俩生活在一起,带着这个孩子就是要被人议论的。既然和刘燕在一起,又怎么能够不让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父母生活在一起?那可是自己和刘燕的亲生骨肉啊!孩子是要得到自己的父母疼爱和培养的,孩子没有任何的过错。

谁又有权利让自己的孩子和他的亲生父母分离?谁也没有这个权力!


可他也清楚,和刘燕在一起以后,会有各种各样的议论,肯定是要影响他的生活和工作的。他依然知道,和刘燕这样一个高干子女结合,同样还会被人们认为他欧阳一鸣是另有所图,这也是他最不愿意被人误解的。有可能发生的都是那么的令欧阳一鸣心慌。

在这个难眠的寂静的夜晚,他想,是要仔细的理一理自己的思绪了……“欧阳一鸣,难道你就会为了你的所谓前程,为了担心人们的议论而放弃自己的所爱和自己的亲生骨肉?丢弃了你的最爱、丢弃了你的爱情、放弃你的儿子?你的事业就是再成功,你的声誉就是再完美,你也只不过是一具毫无生活意义和质量的躯壳而已。你的心就会安宁?你这一生都会生活在自责和愧疚的阴影里。孩子是你的亲生骨肉,你有义务培养他、教育他,疼爱他,你没有任何可以犹豫的余地!地位、声名甚至金钱是什么,也不过就是过眼云烟,你会对这些就那么在意?你是科研人员,你本来就是搞科研的,放弃你现在的地位你依然是可以做出一些科研课题,做出一些成绩的。你是凭你的实力坐上研究院院长的位置的,你没有因为刘燕的家庭得到过分毫,你以后依然不会去依靠刘燕家的什么?你怕什么议论?况且,这些都是你想象的,也就未必为了你接受刘燕和孩子就会影响你什么,就是人们在背后议论又能怎样?谁人背后不说人?说就让他们说去嘛,说够了自然就不会再说。刘燕这么几年带着孩子守着对你欧阳一鸣的这片情,她对你的爱你还不明了?刘燕和你有真爱,孩子是你的亲骨肉,你应该是放弃一切也不应该放弃他们的。”欧阳一鸣的耳畔有这样一个声音在说着。

在这一刻欧阳一鸣坚定了主意:“不管会经受什么样的压力,经历什么样的闲言碎语,也不能不和自己所爱的女人在一起,更不能丢弃自己的亲生骨肉。”欧阳一鸣决定不再犹豫了……但他也知道,要想让刘燕进欧阳家的门还是要经过自己努力的,不愿意舍弃刘燕,但也不能让生养自己的父母伤心的,那么就要和自己的家人做非常细致的思想工作的,就要想办法让他们接受刘燕,那么现在也就只能依靠自己。应该怎么样做才合适呢?

一切又很让欧阳一鸣胆怯,自己的家人和贾若蕊那里都是令他挺为难的。但最让欧阳一鸣心里发颤的还是贾若蕊,该怎么和她说?

她又怎么能接受得了啊,该怎么面对她?“徐慧去世后为啥就又让我这么早的遇到贾若蕊?刘燕离婚的事怎么现在才让我知道啊!贾若蕊是个好姑娘,她有什么错?为什么还要让我去伤害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啊……”

翌日一早,欧阳一鸣起床后洗漱完毕去了金玲那里。金玲已经起床并洗漱完毕。欧阳一鸣先带她到食堂吃了早点,吃饭时也没说什么话,饭后回到招待所,坐下后欧阳一鸣说:“金玲,我也不瞒你,这一夜我基本没睡,但我也考虑清楚了,我要接受刘燕和我的儿子。”

欧阳一鸣之所以要在没有见到母亲前就要在这时与金玲说起这样的话,也是在心里思虑了很多遍的。他要接受刘燕和孩子,可也怕母亲到来之后说起的一些话语和见到贾若蕊后会令他的思想动摇。甚至怕自己再过了一阵、想得太多也会动摇。他要断自己的后路,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坚定自己的信念。

金玲听后一脸狂喜,说:“欧阳,我就知道你会的,刘燕没有认错人,你也是非常令人敬佩的。”欧阳一鸣说:“现在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昨天我把这件事和我的家人说了,金玲,虽然说婚姻是我个人的问题,但也毕竟和我的家庭有关系,我不能瞒着他们,具体有什么问题都是要解决的,瞒着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老实说,我的家人不同意,当然有对刘燕家庭的排斥,但最重要的还是怕我和刘燕这个离了婚带着孩子的女人结婚,会让人家有猜疑,怕别人议论我,影响我的声誉,甚至会影响我的前程,谁家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孩子一帆风顺,这是常理。我想你也能够理解。今天我妈妈要过来,昨天她在电话里说了,我不能阻止,其实也没有必要阻止,还是当面说的好,我来做她的工作。现在最让我为难的是,我该怎样去面对贾若蕊。她是一个好姑娘,我真的不忍心伤害她,可现在我又不能不伤害人家,说实话我真的不忍,但没办法,毕竟是要面对的。这件事你暂时也不要告诉刘燕,省得她烦心。现在的一切工作都是要我来做的,她就是知道也帮不上什么忙的。”

金玲说:“实际上刘燕也是想到这些的。刘燕还想到你会拒绝她,她也是为你考虑了很多的,我那天告诉她你肯定会接受她和孩子的。但也知道真是难为了你。我也不瞒你,尽管刘燕太希望她和孩子能够和你团聚,和你生活在一起,她还是一再地叮咛我,假如你很为难她就放弃,她宁愿自己去忍受着情感的折磨,也是不愿意让你很为难的。我也不瞒你,是我坚持来找你的,我相信你会为了刘燕的情而接受她,我不忍她一辈子心里装着对你的爱苦苦的生活。我心里也比谁都清楚,假如这次你不能和刘燕在一起,刘燕这一生有可能都不会振作起来。

现在我也看得出来,你们俩对对方都是什么样的心情了,你们俩的情感可以说是天底下最纯真的,你们在一起也会更加的相爱。只是、只是会令你很为难的。“欧阳一鸣说:”金玲,我谢谢你,刘燕和孩子也都要谢谢你。现在啥话也不说了,尽管我知道和刘燕结合会发生什么,但我还是要接受她和孩子。“金玲说:”我倒不希望你们谢我什么,只要你们能幸福我就满足了。你妈妈那边我可能帮不上什么忙,至于那个贾若蕊,可能的话我和她谈一谈也行。“欧阳一鸣说:”等一等再说吧,她去杭州她妈妈家了,估计这两天就要回来,现在先处理家里的事情吧,一边边的来。“说着话站起说:”我要去办公室了,工作还是要做的。我妈可能上午也要到。要不你到我办公室去坐吧。“金玲说:”你去忙吧,我等一会过去。

“欧阳一鸣走后,金玲在房间坐着,兀自想:“怪不得刘燕这么死心蹋地想着欧阳一鸣,这样能够对工作对爱情都很负责的男人,也真的会令所有的女人欣赏的。现在欧阳一鸣是没什么问题了,只要他心里接受刘燕,那么他的家人就不成问题,想来那个贾若蕊在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后,也不会就怎么样欧阳一鸣,毕竟才刚恋爱几个月的时间,恋爱期间分手也是很正常的。现在最难为的要是欧阳一鸣了,他现在就要面对他的家人和贾若蕊,以后还会面对很多事情的。欧阳一鸣为了刘燕也可以说付出了真情,付出了代价的。那么现在又能帮欧阳一鸣什么呢?”想了阵也是感觉最多可以做一下贾若蕊的工作,至于欧阳一鸣的妈妈那里,还是欧阳一鸣自己解决的好。


九点多时毛玉琴来到欧阳一鸣的办公室,说是王副院长派了部车送她过来的。欧阳一鸣急忙倒了杯水递给毛玉琴。毛玉琴放下水杯看着欧阳一鸣问:“一鸣,你现在什么打算?”欧阳一鸣说:“妈,你别急。妈,我和刘燕的事你也很早就知道。她当初离开我的真实原因还不是为了我啊!”毛玉琴说:“这些我昨天在电话里听玫子说了些。现在我也不想说你们这些,我就想问问你,你考虑你和她结婚以后的后果没有?一鸣,你现在也不小了,应该说你的思想已经很成熟,不能意气用事的。你想过以后人们会用什么眼光看你吗?你又怎么面对徐慧的父母?怎么和他们解释?你难道对他们说,你在和徐慧恋爱时就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徐慧的父母失去徐慧已经非常痛苦,你和刘燕的事被他们知道,他们也会对你寒心的。任何人知道你几年前就和一个女人有了孩子都会对你有看法的,你在人们心里形象就会一落千丈。再说,人们知道刘燕家是高干家庭,可能会说你是对刘燕另有所图,不然怎么会和一个离了婚带着孩子的女人结婚呢?人们的吐沫星子也能淹死人,也能毁了一个人,你想过吗?按说,你也到了这个年龄,你的事完全是要你自己作主的。但将要发生的一切,我和你爸爸却是担心。唉!刘燕这个女孩子真的是让我没想到,老实说,尽管我相信她当年对你的情,但我并不欣赏他偷偷生下你孩子的作为。这是很令人吃惊的。”

欧阳一鸣说:“可现在我知道了孩子的事,总是要对孩子负责的吧?毕竟他是咱们欧阳家的后代。”毛玉琴说:“有些话我也不得不说,你又能保证这孩子是欧阳家的吗?她和别的男人结婚……”欧阳一鸣说:“妈,别的我可以不相信,但这件事我绝对相信刘燕,她不是那种撒谎的人,她也没必要撒这个谎。”毛玉琴说:“对于刘燕我不想做任何评价,毕竟我对她不了解。我只想说的是,你们结合后会对你的影响,这些是你要考虑的。”欧阳一鸣说:“这些我考虑过,昨晚将近一晚没睡吧。我考虑了很多。妈,你说刘燕这样对我为的啥?还不是她对我的感情?她不会稀罕我现在的什么地位,她也不会图我什么的,我感觉我不能辜负人家。再说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我也不能不尽到一个男人的责任的。我如果那样做才会被人看不起。妈,我不想惹你生气,但你要理解我,理解刘燕。刘燕是个好女人,真的是很好。我这次要是不能接受她,有可能她的一生都会感觉没有希望的。况且,这么多年我真的是很在意她,我从就没忘了她。至于你说的哪些可能会出现的议论我都想过,别人怎么议论我也没办法去堵人家的嘴。徐慧的父母那边我是没有仔细考虑过,但我想不告诉她们事情的真相,不说出孩子是咱们家的孩子也是可以的。”毛玉琴瞪眼看他问:“这样看来你是决定了?”欧阳一鸣说:

“我昨晚什么都想过,我想我应该接受刘燕和孩子。

刘燕既然生了咱家的后代,就应该被咱们家接受。“毛玉琴看看他低下了头。其实昨晚毛玉琴和欧阳安平为了这件事也很晚才睡,说了很多,由他们最初思想中的坚决抵制,慢慢转变成了无奈或者说是接受。他们也都清楚,做了几年研究院领导的欧阳一鸣是有他自己的思想的。他的婚姻作为父母的也没有权力干涉。

但是,他们也真的担心欧阳一鸣和刘燕的结合会弄得满城风雨,会让人们在心里对欧阳一鸣筑起的美好蒙上一层阴影,会因为欧阳一鸣娶了一个离了婚的高干子女,在人们的脑中装下一个大大的问号,会在人们知道欧阳一鸣早就和别的女人生下了一个孩子,令欧阳一鸣诚实稳重的形象一落千丈。毕竟欧阳一鸣现在已经是一个年轻有为的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毕竟欧阳一鸣也可以说已经是一个很有名气的人物。但他们夫妻俩也清楚,一旦欧阳一鸣决定了,就不太容易改变他的思想。不能改变欧阳一鸣的思想就要想一些办法,把可能的不良影响尽量消除,最好是能够让这议论和影响消失在萌芽状态。这一晚,他们夫妻也想了很多主意。但心底还是不愿意欧阳一鸣受到任何的伤害,还是希望能够说服欧阳一鸣改变和刘燕结合的主意,但又确实很在意那个孩子,不管怎么说他可是欧阳家的后代啊。当然他们依然也对刘燕所生的孩子是不是欧阳一鸣的产生怀疑。所以,毛玉琴和欧阳安平都想,这趟来不管什么结果,都是有必要和欧阳一鸣当面谈一谈的。

毛玉琴想了阵抬头看着欧阳一鸣问:“一鸣,这个问题确实是很棘手的问题,孩子的问题也是我和你爸爸最大的心病,你以为我和你爸爸就不在意这个孩子?他是咱们欧阳家的孩子,我和你爸爸更在意。但即将发生的一切又让我和你爸爸确实担心。一鸣,想来你也是考虑过的,你也不能不在乎。”欧阳一鸣心里一痛,说:“我也在乎的,我是想了很多,可能发生的一切确实也是令我害怕。但你想,刘燕当年和别人结婚是迫不得已的,一定程度上还是为了保护我。我不能做昧良心的事。刘燕现在确实很苦,她自离婚后就再不愿意再找。我也不能让她一个人带着我们俩的孩子生活,而我却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生活一辈子,那样我的心里一生也不会安宁的。以前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知道我就应该负起做父亲的责任,我也绝不希望刘燕和我的孩子那样生活一辈子的。”毛玉琴说:“也是,假如就是刘燕一个人,你无需考虑得太多,她早晚都是要嫁人的,关键还是孩子。”欧阳一鸣说:“如果没有这一次的事,我想刘燕以后可能会。

但这次我如不能接受她,有可能她就不会了。这是可以想象的,她的心里本来就全装的是我,现在我再这样伤她,我想她就又可能垮掉的。妈,刘燕是个非常好的女人,我不希望她过得不幸福,何况她现在是我的孩子的母亲呢?不管从哪个角度,我都是要负起丈夫和父亲的责任的。”

毛玉琴点了下头,想了想说:“一鸣,你的话是有道理。你爸爸妈妈也都是开通的人,应该说我们是不应该阻止你们的,但我们作为父母的不能不说一说我们的意见。我和你爸昨晚也想了,我们给你些参考意见,决定权还是你自己。但是,这件事不是小事,你是要考虑清楚地。你爷爷我们没和他说,我和你爸爸还有欧阳玫本来都是不赞成你和刘燕结合的,但后来我们也考虑了很多。我这趟来其实也没有想给你有多少压力。我和你爸爸也说了,你现在毕竟不是小孩子了,还可以说你已经不是一个普通人了,你的思想应该很成熟。

如果你决定了,我和你爸昨晚也说了,我们没有权力阻止你,但希望你能够前前后后仔细地想一想。”


欧阳一鸣说:“我虽然心里是这样决定了,但在没有和你们说之前也是没有和刘燕表态的。当然我也希望咱们的家人能认可刘燕和孩子,他们毕竟是要进咱们的家门的。”毛玉琴说:“对于这个孩子,我和你爸爸对这孩子可能比你还要在意。老辈说”隔辈亲“确实不错,我和你爸爸一听说这孩子心里就疼,就想抱到咱们家去,想着咱们欧阳家的孩子要是不能生活在欧阳家也是不好受。但是一鸣,你还是要和孩子做一个亲子鉴定。是欧阳家的后代,咱们当然有义务接纳他、疼他爱他、培养他,这些我们心里比你还清楚。其实我和你爸爸也是很矛盾,说心里话,咱们家的孩子我们不愿意他生活在任何别的家庭,就是在高级的家庭我们都不情愿,毕竟是咱们家的血脉。

假如你不能和刘燕生活在一起,就是人家刘燕愿意把孩子交给咱们,咱们也不忍心孩子和自己的母亲分离,孩子是无辜的。那这样的话你就必须和刘燕生活在一起。其实我和你爸爸也真很苦恼。对于刘燕,我昨晚和你爸爸又看了你们的照片,应该说从照片上看,我对这个女孩子印象还是挺不错的。假如不是她生在那个家庭,假如不是当年刘燕……不是说刘燕不好,我们听了她的事也挺感动,但你和她结合就肯定要招来很多的闲言碎语。我们就是非常担心你和她结婚以后被人们议论,作为父母,孩子再大还是孩子,还是不放心,你要理解。我这趟来有一个想法,我和你爸爸昨晚也商量了很久,我们想,是不是可以瞒住刘燕结过婚生了孩子的事实。这样的话就不会引起人们的什么议论了。”

欧阳一鸣沉思了下说:“这又怎么可能呢。我和刘燕既然结合,孩子肯定就要和我们生活在一起。”毛玉琴说:“怎么又不可以呢?

你们两个本来就分居两地,结婚的时候不带孩子来就是了。以后如果可以调到一起来,也可以说是替别人代养的,刘燕的事这里和老家又有谁知道?”欧阳一鸣说:“这样恐怕……哦,想想吧。”毛玉琴说:“这件事是要认真的考虑的,不然被人家背后议论,也会对你的工作有影响的。事实上我也很想见一见刘燕,见一见孩子。但看来这趟是见不到了。假如能见到刘燕,我还真想和她也认真的商议一下这件事。”欧阳一鸣说:“我也真想让你们见一见。”想了想说:“如果她能乘飞机过来的话也会很快的。”顿了下说:“还是以后吧,现在我还要做贾若蕊的工作。这边总要和贾若蕊断掉才可以让刘燕过来的。”毛玉琴说:“贾若蕊你一直也没带回家过,但我听玫子说那也是一位非常好的姑娘,你这次和刘燕结合就是要以伤害这个姑娘做代价的。”欧阳一鸣心里一颤,低头说:“我也不想,可现在……不过我和贾若蕊没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我想她也会理解的。”毛玉琴当然知道欧阳一鸣所说的话意,说:“那就好,其实我和你爸也是担心你和贾若蕊已经发生了什么。但不管怎么样都是会很伤人家的心的。”欧阳一鸣心里又是一痛,没言语。

情缘欲海(183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就在这时金玲来到欧阳一鸣办公室,欧阳一鸣给她们介绍后,两人寒暄了几句坐下,就说起了刘燕的话题。恰在这时有人敲门,欧阳一鸣说:“我看你们还是回招待所吧,这办公的地方说这些不合适。”毛玉琴就和金玲说:“那咱们就去招待所说话。”

金玲答应。两人离去。

路上毛玉琴便迫不及待的问起儒涵的事情来,金玲说:“这孩子非常的聪明,非常的懂事,也非常的漂亮,谁见到谁都由不住地从心里疼爱。阿姨,说实话,我这趟来找一鸣,有很大一部分是为了这孩子。我想孩子是应该得到她亲生父母的疼爱的。我也实在是担心,刘燕真要是带着这孩子进了别人家会让孩子委屈。不管大人都做了什么,孩子是没有任何过错的。刘燕也是担心这孩子进了别人的家庭,孩子慢慢长大了会心里有变化,会委屈他,所以一直也不愿意找对象。”毛玉琴点点头,在这时,她那渴望见到这孩子的心情更加强烈了。

进了招待所的房间坐下后,毛玉琴看着金玲说:“其实早些年一鸣就和我们说起过刘燕,虽然我们没有见过她,但可以从一鸣的态度中看出他对刘燕是很欣赏的,我们对她的印象也挺好。只是她的家庭和我们是不相配,实际上这点也得到了验证。现在我们也不想说什么,一鸣是个很重情、很有责任心的孩子。本来我们也不应该管他的婚事,但我们毕竟是他的父母,孩子再大父母也是操心。现在我们所担心的是,一鸣和刘燕结合可能会对他的影响,会因此而产生的各种各样的议论。一鸣虽然不是什么多大的干部,但他毕竟是一院之长,还是要顾及他的声誉的。说实话,我们很担心。”

金玲说:“这些可以理解的。”毛玉琴说:“我们全家都没有嫌弃刘燕是离过婚的,只要一鸣愿意,我们做父母的也只是给他一些参考意见,决不会干涉。当然,现在他们都有了孩子,我们更不能说上什么。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或者说已经有一些成就的男人,我们是不是也要为他的前途和声誉着想呢?”

金玲听了这话心里一沉,看看毛玉琴没有言语。毛玉琴说:“当然,我没有说反对他们结合的意思,毕竟有了孩子,一鸣也是对她很在意,但作为父母的考虑得更多,这些想来你也可以理解。”金玲点点头,暗自想,假如这番话欧阳一鸣的妈妈当面和刘燕说起,就凭刘燕那个性,说不定她就会为欧阳一鸣考虑,就会放弃与欧阳一鸣的团聚。这会也就暗自庆幸自己先来了这里是非常正确的。毛玉琴说:“刚才我和一鸣也谈了很多,一鸣说他要负起做父亲的责任,这也是一鸣的秉性,他是一个有很强责任心的男人。但我要说一下的是,当然我也是随便说一说,这些话你不必传到刘燕的耳朵里,你也要能够理解。我说的还是孩子,刘燕怎么就能确定是一鸣的呢?”

金玲说:“阿姨,孩子是欧阳的你不要有任何的怀疑,这一点我敢保证。就凭刘燕的性格,她是决不会做那些无耻之事的。刘燕自己早说过,这孩子一定是要先和欧阳做一个亲子鉴定的,是不是欧阳的孩子刘燕最清楚。阿姨你想,刘燕就是再傻也不至于编这个瞎话,她是想和欧阳在一起过一生的,她要不肯定孩子是欧阳的,敢说孩子是欧阳的吗?她要是编这瞎话,能不怕以后露陷她的日子难熬啊!

刘燕和欧阳一样,都是很重感情的人,这么多年刘燕最爱的还是欧阳,这点我最清楚的。她和她那前夫结婚是迫不得已的,一直感情就不好,刘燕和我说她始终想着的是欧阳一鸣。她和她前夫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是很多,婚姻也就一年多一点的时间。她离婚与其说是因为她前夫和刘燕手下的一个兵发生了那样的关系被刘燕发现,不如说刘燕就一直没有对她前夫有过感情,事实也确实是这样的。刘燕的身边一直有欧阳的孩子在,刘燕的心里也一直是欧阳。只是原来刘燕一直以为欧阳和徐慧过得很幸福,怕影响他们的生活,一直不愿意和欧阳联系过,也就不知道欧阳的消息。”


毛玉琴点点头说:“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还是想尽量的减少人们对一鸣的议论和影响。刚才我也和一鸣说了我的想法,我和你再说一下,你看是不是有道理,是不是可行。”于是毛玉琴又把瞒着刘燕生了孩子的话和金玲说了一遍。

金玲说:“这样……”思索了下又说:“我想刘燕要是和欧阳结合的话,她的父母有可能会把她调到这里,调动的事她的父母办起来会很轻松的。

我想一鸣和刘燕都不希望分居两地,到了那个时候,孩子总不能和他们俩分开吧!“顿了下说:”其实你们也是可以当面谈一下这个问题的。

既然你们能够接受刘燕,我想,这个问题你们就可以当面谈一谈,你说是不是阿姨?“毛玉琴点点头说:”那也好,不过我这趟来是肯定见不到她的。“金玲想了想说:”阿姨,你可以在这几天?“毛玉琴说:”明天是星期天,但我明天下午肯定要赶回去,带了个毕业班。“金玲想了想说:”应该说来得及,假如我现在就和刘燕说的话,她乘飞机的话也会很快的。“毛玉琴说:”我还真想见一见她,但现在一鸣还没有和贾若蕊断掉关系,也是不好让刘燕和孩子过来的。再说班机也不一定今天就有,算了,过一段再说吧。“说到贾若蕊,毛玉琴叹口气又说:”其实一鸣也很为难的,不管怎么说和人家贾若蕊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这次肯定要伤害人家,唉,我清楚,就这件事一鸣心里也会很痛苦的。“金玲点点头没言语。

快下班时欧阳玫来到欧阳一鸣办公室。欧阳一鸣看到她一愣,问:“你怎么来了?”欧阳玫面无表情地看了他眼说:“你逼着人家来,谁敢不来啊?妈妈呢?”欧阳一鸣说:“妈妈在招待所和金玲说话。”欧阳玫坐下说:“哥,你这次是一定要考虑清楚的。”欧阳一鸣说:“我已经决定了。”欧阳玫惊愕地瞪眼看他。欧阳一鸣看着欧阳玫问:“玫子,你说我应该怎么办?我总不能知道刘燕有了我的孩子,知道她带着我的孩子生活,我这里还要去和别的女人去组成另一个家庭吧!那样的话我一辈子又能心安吗?就算没有这个孩子,我在知道刘燕为了我才不得不和别的男人结了婚,现在离了婚一个人生活,我也是要接纳刘燕的。玫子,就是咱们家的老人不能理解,你也要理解我的。我也和你说过刘燕的事,事实上,我的心底从就没放下过刘燕,我对刘燕才是最在意的。”欧阳玫说:“哥,我理解。

可是你已经和她好多年不见了,人的思想会改变的,你就还那么认定刘燕还是当年的刘燕?”欧阳一鸣说:“就凭她离了婚这么几年一直就没结婚,我也清楚她的心里是只有我的。你想,刘燕生在那样的家庭,她就是个离了婚带着个孩子的女人,只要她愿意,还怕找不到丈夫了?我相信刘燕是一直心里有我才这样的。再说,她的身边有我的孩子,她就会时刻想起我。对于孩子,我一旦知道就不能不管,我就应该负起这个责任来。”

欧阳玫怔怔地看了欧阳一鸣一会,说:“既然你决定了,我这个做妹妹的还能说上什么呢?就是再说什么也不会改变你什么。其实我和爸爸妈妈全都是担心你以后的影响和前程。你想过没有,你和刘燕结合后,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版本的议论,你能一一去和别人解释吗?”欧阳一鸣有些心烦,说:“我想过,但我也没必要和什么人去解释。妈妈来到这里后也说到了这个问题。没有必要考虑的那么多,这件事我没有感觉就是很丢人,就是能让别人抓住辫子的事!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没有必要掩掩藏藏的,那样的话还不把人给累死啊!随人家怎么说去!我本来就是搞科研的,我也没有依靠过任何的关系,一切都是我努力得来的,至于别人怎么议论,就让他们议论去吧。”欧阳玫看看他低下头,想了想说:“哥,你现在不光是研究院的院长,你还是党委书记,你和刘燕早几年就生下了这个孩子,也可以说是你们俩的私生子,是会对你有很大影响的。”欧阳一鸣有些激动道:“总不至于我和我所爱的人生了个孩子,而且我们现在要生活在一起就摘了我的乌纱帽,给我党纪处分吧。”欧阳玫说:“那也不好说的。”欧阳一鸣黑着脸说:“那要这样的话你宁愿自己摘了这顶乌纱帽。”

欧阳玫看看他说:“哥,你冷静点好不好?我是这样想,这孩子假如咱们不说是你和刘燕所生的,你现在就是娶了个离了婚带着个孩子的女人,也是要比说了你早就和刘燕生了个私生子好听啊,也会减少对你的影响啊!你毕竟是一个单位的党委书记,有些事还是要慎重的。孩子是咱们家的咱们自己知道就是了,说出来又有什么意思?你现在毕竟不是一般的职工,是要考虑影响的。”欧阳一鸣心里一动,想了想说:“这样,这样对孩子也不公平吧!我再想想,再说吧。”欧阳玫看看她说:“唉!既然这样我也没啥好说的了,你的事情谁也干涉不了。我去找妈妈。”说着话站起。欧阳一鸣说:“我和你一道去。”

刚要出门电话铃响起,欧阳一鸣走回桌边拿起电话听了,竟然是贾若蕊打来的。欧阳一鸣一霎间愣在了那里,电话里贾若蕊说:

“我已经回来了,坐客车回来的。刚下车,想你现在也不能下班,和你说一声。”欧阳一鸣说:“我知道了。”贾若蕊说:“晚上我想见你。”欧阳一鸣的心里哆嗦了下,说:“好。哦,我现在有事。”贾若蕊说:“那好,下午我和你联系。”欧阳一鸣“哦”了声挂断了电话。愣了愣,转头对欧阳玫蹙眉说:“是,是贾若蕊打来的电话,说晚上一起吃饭。”欧阳玫叹了口气没言语,转身向门外走去。

到了招待所,欧阳一鸣介绍了金玲和欧阳玫。坐下后看着金玲说:“贾若蕊回来了,刚才打了电话来。”

毛玉琴叹了口气说:“唉,真不知你该怎么和人家说。”金玲说:“这件事我也考虑了,还是、还是我来处理这件事。”欧阳一鸣看着她疑问道:“你?”金玲说:“我想她会理解的。”欧阳一鸣点头说:“她是个好姑娘,真的是很好,我真的不忍心伤害她,可现在又必须伤害她。我只希望不要用言语让她更伤心。”金玲点点头说:“你放心,我会好好说。咱们都不情愿伤害她,但也没办法。晚上我和你们一起见她,有些话还是我来说吧。”欧阳一鸣点点头,很伤感地说:“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要这样的去伤害别人,我谁也不愿意伤害的。”金玲说:“欧阳,我想她也会是一个通情达理之人,她会理解的。我想好了该怎么说。”毛玉琴说:“我觉着还是应该让李璇一道去,她是一鸣和贾若蕊的介绍人。”金玲点点头说:“那也好。


欧阳玫说:“我和妈妈就不去见人家了,想想我们都不忍心。贾若蕊那么好的女孩子,这一下,会把人家伤得很重。”毛玉琴重重地叹了口气。欧阳一鸣便愈加不安起来……沉默了阵,欧阳玫就又说起瞒着孩子是欧阳一鸣和刘燕私生子的话。毛玉琴听完后说:“这件事虽然对孩子来说是不公平,但是咱家的孩子咱们知道,咱们会从心里疼。孩子长大了后要是听说了什么,咱们也是可以解释的。我看这方法行,这样虽然还可能会有人议论你找了个结了婚带着孩子的话,但总比说你们早些年就生了孩子好听得多。不为别的,就为徐慧的父母知道你早些年就和别的女人生个孩子,人家也会受不了的。这件事还是要想全面的。”金玲说:“这样也好,我看也行,就说你们原来相爱过,现在得知刘燕带着个孩子生活挺苦的,现在你又接纳了刘燕和她的孩子,人们自然会减少很多的议论,也可能还会有人对你欧阳和刘燕之间感情而赞叹呢!

能减少些影响就尽量减少。欧阳,到了啥时候你和孩子的血脉都是相通的,孩子大了要真有疑问,你还是可以和他做亲子鉴定的。我看对孩子也没什么影响,孩子生活在他的亲爸亲妈跟前会影响什么?”停住话笑了笑说:“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咱们国家对再婚的男女有这么一条法律规定,一方只生育过一个子女,另一方未生育过,允许再生一个的,你们可以钻法律的这个空子。欧阳,这样你和刘燕就还可以再要个孩子,一定意义上说,你们经历了这样的磨难也并不是件坏事,上苍还是要对你们有所补偿的。”毛玉琴有些激动,说:

“是吗?我看就这样,你看行不行一鸣?”欧阳一鸣没言语。

在食堂的包厢吃了饭后,欧阳一鸣送毛玉琴和欧阳玫到了太平门的家里。金玲依然在招待所休息。三点多时,金玲来到欧阳一鸣办公室,说:“欧阳,我看晚上和贾若蕊在一起吃饭说这件事也不太好。我想,干脆就今天下午你约她来招待所把这件事说开算了,总是要说的。”欧阳一鸣听了这话心里一紧,就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了,隐隐有些慌张亦有些心痛。想了想还是点了下头。金玲说:“还有一件事,你现在已经决定了和刘燕在一起,既然决定了,我想现在就和刘燕说一下你的态度,好吗?我想、我想她现在肯定会很着急的。”

其实金玲午睡后就一直在思索,她想,既然欧阳一鸣已经答应,就当着欧阳一鸣的面对刘燕说欧阳一鸣已经同意了,等一会欧阳一鸣见了贾若蕊也不能再有反悔。这样也就断了欧阳一鸣的后路,省得夜长梦多。欧阳一鸣点点头说:“那也好。”说着话时心里就狂跳。

颤抖着手抓起电话愣了愣说:“这么多年我也没打过她的电话了,电话号码……”金玲说:“我这里有的。”说着话拿过自己的包来,掏出电话本念给欧阳一鸣听。

在听到刘燕听到欧阳一鸣喊她的那一声“刘燕”后,眼泪夺眶而出,瞬间喊道:“一鸣,是你,是你吗一鸣?”欧阳一鸣哆嗦着嘴唇说了个“是”字,眼泪直流说不出下句来。金玲流着眼泪,依然听到了话筒里刘燕的哭声,拿过欧阳一鸣手中的话筒说:“刘燕,别哭,我和欧阳是在他办公室给你打的电话。”欧阳一鸣抢过话筒道:“刘燕,你来吧,带着孩子一起来吧。”刘燕在电话中哭着喊道:

“一鸣,一鸣啊,我想你,我真的很想你……”欧阳一鸣说:“我知道,我知道的,你快来,快来吧!”刘燕说:“我会,很快的……。”

片刻又说:“一鸣,金铃和你说了孩子的事吧,老实和你说,那次我去和你、和你在一起,就是去特意怀儒涵的,那、那避孕膜每次我都偷偷的丢掉了,儒涵真的是你的孩子。”欧阳一鸣恍悟。流泪说:“刘燕,你别说了,我信,我信的。”之后两个人就都哭,再也说不出话。

金玲流着眼泪接过电话,嘱咐了刘燕赶快去把所有的事结了,说晚上再给她打电话。刘燕自然明白金玲所说的包括谭启浩的事。

一阵挂断了电话。金玲看着欧阳一鸣说:“你们俩现在都在办公室也不好说多少话,两个人都是哭,被单位里的人看到也不好,等你们俩见面再好好说说话吧,现在你们也说不出什么来,你们俩以后有的是时间说话。”欧阳一鸣流泪点头,一阵后说:“我给贾若蕊和李璇打电话,让她现在就来。”

欧阳一鸣便给贾若蕊和李璇各自拨了电话,说让司机去接她们……情缘欲海(184 )第一百八十二章刘燕在挂断和金玲、欧阳一鸣的通话后,忍不住趴在桌上哭了会。一阵后抬起头,拿过电话要了谭启浩学校的电话。

谭启浩恰好没课,接通后问谭启浩现在有没有时间。谭启浩就问刘燕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刘燕说:“现在就想和他说一件事。”谭启浩答应,于是约了地点,刘燕和王晶晶电话说了有件急事要出去,放下电话拿过包急匆匆地出了门。

两人在一座公园见了面。谭启浩见到刘燕就匆忙问:“什么事这么急,有啥急事?”刘燕点点头,说:“找个地方坐下,我慢慢地和你说。”谭启浩感觉心慌。找了块石凳坐下,刘燕看看他低头说:“有件事我要和你说,就是儒涵亲生父亲的事。”谭启浩心里狂跳起来,嘴里“哦”了声。刘燕说:“前一段我和你说的那件事,哦,就是我和你说了他变了的事,他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事,是误会。

他到现在根本就没结婚,她在结婚前徐慧突然病逝。我那战友见到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其实是他刚接触几个月的女朋友,也是别人介绍的。”谭启浩看着她说不出话。刘燕说:“我和你说的意思是,我要带着儒涵和他团聚,我想,我想以你的为人是会答应的。”谭启浩在没有任何精神准备的情况下,猛然间听到刘燕的这些话脑中发懵了。看着刘燕一阵没言语。刘燕在这时感觉有些愧意,说:“真的很对不起你。”

谭启浩的思绪慢慢清醒,想着,这件事虽然来得太突然,但刘燕对那个男人的在意是他心里早就知道的,既然现在刘燕清楚了原来怪那个人是场误会,他们又有了孩子,他们一家团圆是谁也阻挡不了的,现在看来是要失去刘燕了。但心里的那般难受又很强烈。思考了一阵还是说:“哦,是这样啊,我祝福你们。”刘燕没想到谭启浩会这样爽快地接受,看看他说:“实在对不起你,我们,我们会很感激你。”

谭启浩说:“这是应该的,你的心里有他我也清楚,你的心里还是最爱他的,再说你们都有了孩子,我没权力说什么的。”谭启浩心里说:“就是说上什么也没有任何的作用。”刘燕说:“耽误了你很长时间,心里很是过意不去。”谭启浩说:“没关系的。”刘燕说:“希望以后还会是朋友。”谭启浩说:“我愿意的。”停了停话又说:“哦,我可能今年要调回西安去。本来以为会和你结合打消了这个念头,现在,现在我看我还是应该回到我的老家去。”刘燕想了想点头说:“这样也好,希望你能尽快找到一位好伴侣。”谭启浩苦笑笑,说:“谢谢你。”站起身说:“我回去了。”刘燕也站起说:“那好,希望你能理解我。”说着话伸出了手,谭启浩就伸出手和刘燕的手握在了一起。刘燕就感觉谭启浩的那只手发凉,而且在剧烈的抖动。谭启浩故作镇定说:“我理解,理解的。”刘燕尽管为谭启浩的态度而欣慰,但还是在心里涌出了对谭启浩深深的内疚。


刘燕和谭启浩分手后,直接乘车去了后勤的父母家,按了几次门铃未见声音,看了看表才意识到离下班的时间尚早,拿出钥匙开了门。进屋后在沙发坐下,拿起电话要了自己的家,保姆接了电话,刘燕告诉她等一阵幼儿园放学,接了孩子乘出租车来后勤的父母家。

刘燕放下电话就在房间踱起不来,那份急切想见到欧阳一鸣的心情令她难以自持,她想马上就带着儒涵飞到欧阳一鸣的身边去,让儒涵见到他不知思念过多少遍的爸爸,让欧阳一鸣见到他从未谋面的亲生儿子。想到儒涵,她是非常清楚绝对是欧阳一鸣儿子不会错的,但她还是想在某一天里要让欧阳一鸣和儒涵做一个亲子鉴定,那样才会令欧阳一鸣踏实。忽然又想起欧阳一鸣即将面对的他身边的那个女人的事,心又一下沉了下来。欧阳一鸣电话中的哭声和那句“刘燕,你来吧,带着孩子一起来吧。”的声音,刘燕清楚欧阳一鸣已经原谅了她的一切,接受她的所有。但目前为止,刘燕尚不知欧阳一鸣有没有和他身边的这个女人发生过两性关系。当然,在这时刘燕是不在乎他们发生过男女关系的,她所担心的是欧阳一鸣和那个女人发生过关系,就有可能很难从那个女
人的身边脱开。真要那样的话,最难为的就要是欧阳一鸣了,真要那样的话欧阳一鸣该多难处理这件事,真要那样也是对那个女人不公平的啊!在这时刘燕的心里有狂跳起来。

愣愣地站了阵,退后几步在沙发坐下,怔怔地想:“我现在来妈妈家是干吗的?是来告诉爸爸妈妈欧阳一鸣的消息的吗?是要和爸爸妈妈说马上就要和欧阳一鸣团聚吗?可现在依然不知道欧阳一鸣和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将如何处理,会不会很顺利的处理,现在就把这件事和爸爸妈妈说起吗?”想了想就在心里说:“不,现在还不能和爸爸妈妈说起这件事,以妈妈的性格,在得知欧阳一鸣身边那个女人时,出于对以前做错了事的愧疚,有可能会找一些关系去干涉那个女人和欧阳一鸣在一起的,尽管相距的很远,但刘燕清楚,只要妈妈想做就会做到的,那样的话欧阳一鸣肯定就会再一次极度的反感妈妈,连带着就会反感我,就会更加反感我这样的家庭。不行,这件事不管发展到什么地步,都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父母参与的,那样的话可能又会伤害欧阳一鸣和那个无辜的女人,也有可能会再也得不到欧阳一鸣的原谅的。”想到此她异常惊慌起来,腾地站起走到电话边拿起电话要了家里,还好刚要出门去幼儿园接儒涵。刘燕就告诉她不要来了,说自己马上回家去。

欧阳一鸣在和贾若蕊和李璇打了电话后,一阵后司机将她们接来。接了电话后的李璇和贾若蕊就感觉疑惑,司机接了他们俩到车上后,更是狐疑欧阳一鸣这么着急将她们俩接来干吗,问了司机也被告知不知何事。在招待所见了金玲她们更是惊疑,暗自想这么急让她们来就是为了见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和欧阳一鸣又是什么关系?再看欧阳一鸣一脸的不自然,贾若蕊和李璇就似乎意识到或者察觉出了很多不详。

欧阳一鸣给他们介绍了后,几个人坐在沙发说话。

互相介绍后坐下,闲说了一阵话,金玲说:“今天咱们也都认识了,我想给你们讲一个故事。”李璇和贾若蕊眼睛紧紧地盯着她。

欧阳一鸣看了眼金玲再瞟了眼贾若蕊垂下了头。金玲说:“这是个真实的故事,是发生在我最好的一个朋友身上的故事。”几人谁也没有言语,空气异常沉闷。

金玲喝了口水说:“刚才我也介绍了,我原来就在咱们这个城市的军区总医院工作,我有个同事,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父母都是部队的高级干部,可她那个时候和我们一样都是病区的普通护士。她叫刘燕,长得非常有气质,非常漂亮。”顿了顿转头看了贾若蕊和李璇眼继续说:“有一年,我们病区来了一个很重的病人,他是个大学生,人长得很帅。那个时候刘燕正好探家。这个病人来到医院后是由我特护的。谁知过了几天,刘燕假期没满却提前回来上班了。那时我问过她为啥回来这么早,她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就不想在家呆,就想回来上班。这以后她就和这个大学生病号认识了,很快相爱了。后来刘燕告诉我,当时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一见面就感觉对那个大学生非常有好感,就心动,她说可能就是一见钟情。这我信,我更信他们俩前世就有缘。那以后他们俩就恋爱了,爱得非常深。

需要说明的是,那个大学生很长时间不知道刘燕是高干子女,其实刘燕也从来就没有表现出任何高干子女的样子来。几个月后刘燕的父母想把刘燕调回他们身边去。两人商议后刘燕就调回到了她的父母身边,那个大学生还在这里继续读书,那年他大三,还有一年多才能毕业,之后两个相爱的人分开在了两地。分开在两地却也两心相牵,非常的思念。刘燕就数着日子盼,盼她心爱的人毕业的那一天。她已经为她心爱的人设计好了毕业后的生活,她想让她的父母为她心爱的人安排一个非常好的工作。可是,天又不测风云,真的是这样,今天不知明天事。就在刘燕满心想着她爱人,想着她的恋人,分手后的几个月后,她被暗算了,被他爸爸老战友的儿子,也是一个高干家的公子合着他的一个不要脸的女人给暗算了。

她被那个高干家的公子给强奸了。这之后刘燕真的是生不如死,她感到对不起她的恋人啊!她想过去告那个公子,但又怕她的恋人知道伤心。后来刘燕不正常的举止还是被她的妈妈发现了,刘燕和她妈妈说了。却没想她的妈妈反而觉得这就应该是缘分,刘燕就应该嫁给他。还是认为门第相当啊!她把这个想法和刘燕说了,刘燕也就把她那个恋人的事和她妈妈说了。刘燕没想到她的妈妈会非常看不起她恋人的家庭。没有在刘燕面前说上很多,却是在和那个强奸了她的公子一起合谋令刘燕就范。刘燕绝望了,在那时她心里不情愿可也不得不屈服。但刘燕始终想着她的那个恋人。

再后来刘燕的那个丈夫和那个女人的事被刘燕撞到,刘燕没有再顾家人的反应,毅然地离了婚。直到现在一直带着她的那个孩子生活,再不愿意找对象。而她的恋人也因为误解刘燕,一直不知道刘燕的消息。直到前不久她才偶然知道她恋人现在还没有结婚,但她的恋人身边有个女孩子,一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子。她说她不愿意去伤害那个女孩子,她说她只希望她的恋人和这个女孩子能过得幸福。但是,但是我的心不忍啊,我就想,刘燕一直爱着他的这个恋人,能不能再让这对有情人生活在一起呢。所以我来了这里,找到了刘燕原来的恋人,我就把刘燕的事情和他说了。他听了后也是很担心伤了他身边的那个女孩子,但他确实一直爱着刘燕,也不忍心刘燕带着个孩子生活。我想,我想那个女孩子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他们是一对有着真爱的恋人。毕竟他们俩当初是被刘燕的妈妈和那个可恶的张雷活生生的拆开的。我想你们现在也会为他们的感情而感动是吧?也会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是吧?你们说是吗?“欧阳一鸣将脸转过一边流泪,李璇和贾若蕊早已经听出来了个大概。


令李璇怎么都不相信的是,金玲所说的那个男人会是欧阳一鸣,但又感觉分明就是在说欧阳一鸣。李璇看着金玲说:“是啊,是很感动人,但这件事是真的吗?”金玲说:“确实是真的。”李璇扳着脸说:“恕我直言,这一阵我也听出来了,你说的那个刘燕的恋人是谁?”转过头看着低头坐在那的欧阳一鸣问:“欧阳,你让我和若蕊这么急着来这里,该不是就让来我们听一个故事吧?”

贾若蕊在这时就瞪着双惊恐地眼睛,浑身颤抖着,看着低头的欧阳一鸣。金玲说:“我说的正是欧阳一鸣和刘燕的事。”贾若蕊听后“啊”地一声瘫在了沙发上。李璇转过身喊了几声贾若蕊。贾若蕊只顾低头嘤嘤地哭着。李璇转过身看着金玲道:“你、你这人怎么胡说八道啊!这、这怎么可能的嘛!欧阳一鸣和徐慧在学校就一直恋爱着,我们几个相处得就和亲兄妹一样的,欧阳一鸣和徐慧什么事我会不知道?你这人编排这样的故事是什么意思,什么目的嘛!那个刘燕你是什么人?”金玲一脸惊愕。欧阳一鸣抬起头,满脸流泪说:“李璇,这都是真的,是真的。她也没有编故事。我和刘燕的事你们都不知道,徐慧是知道的,徐慧知道我和刘燕的事。这么多年我也没有刘燕的一点消息。

若蕊,我对不起你,李璇,我对不起你,我对不起你们。“贾若蕊嘤嘤地哭着,忽然腾地站起跑向门去,李璇一把拉住她说:”若蕊,你给我在这呆住,今晚不管什么情况必须弄清楚,你这样走了算啥?“贾若蕊翻身抱住李璇,喊了声:”李姐“便哭个不停。

李璇拍着她的肩膀说:“若蕊,你要听话,现在也不是哭的时候,坐在那。”说着话将贾若蕊拖着在沙发坐下。李璇站在欧阳一鸣面前问:“欧阳,这件事就算是真的,你一定要想清楚了,你就真的愿意接受一个离了婚带着孩子女人,真的愿意和若蕊分开?假如你是真心的想和那个刘燕在一起,贾若蕊也不会留恋你的,就凭贾若蕊这条件,想来也不会找个很差的。”欧阳一鸣痛苦地摇了摇头说:

“若蕊,我、我对不起你,我没想伤害你,没想伤害任何人,可我……”说着话就低头流泪。李璇道:“欧阳,现在也不是你哭的时候,我只想问问你,现在事情摆在这里,你打算怎么办?若蕊是我介绍给你的,我也要为若蕊负责的。”

李璇是何等的聪明,她已从欧阳一鸣的神情和话语中知道了欧阳一鸣心中的所向,虽然她现在不敢十分的确定,但至少也会知道个七八分的。在这时,她明白,在贾若蕊面前是需要自己有所表现的,就是不能挽回什么,话也是要说的,毕竟贾若蕊是她介绍给欧阳一鸣的。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安抚贾若蕊,是要做出样子来的。尽管她心里还有很多疑惑,也是不能当着贾若蕊的面追问欧阳一鸣。以后有的是时间弄清楚!

欧阳一鸣看了看李璇没有言语。李璇冲他挤了下眼睛,欧阳一鸣心里明白却非常难受。金玲没注意到这些,说:“欧阳和刘燕都感觉很愧对、愧对若蕊妹妹。”李璇说:“刚才听了那么多,其实,要说这件事我们也挺为他们俩的情感动。可这样冷不丁的,谁能受得了啊!”贾若蕊收住哭说:“李姐,你别说了,咱们,咱们回去。”说着话站起,李璇说:“你这么急干吗?总要欧阳有个说法的。”

边就拉贾若蕊坐下。贾若蕊说:“算了李姐,我明白,我啥都明白的。欧阳,我谢谢你这几个月来对我的照顾。我也祝福你和刘燕。欧阳,说心里话我对你、对你已经很在乎了,我在和你相处之前没有恋爱过,我以为我这次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归宿,我确实、确实很在意。

但是,但是你和我无缘。我不会是那种不懂道理的人。你今天自所以来让我到这里,说了这些,我清楚你是下定决心的,现在我也没什么话好说了,我祝你们幸福。”说着话便又站起。

欧阳一鸣站起羞愧地说:“若蕊,我对不起你。”贾若蕊眼睛直愣愣的看着他,说:“欧阳,尽管我不否认你和刘燕的感情,但我也不得不怀疑你内心深处的思想,恐怕、恐怕你内心里还是有攀爬高门的思想吧!真要这样,我没什么好说的。”

欧阳一鸣脑袋懵一下,瞬间涨红了脸,这是欧阳一鸣最不愿意听到的话,是他最害怕听到的话,是他感觉到最受侮辱的话。可也就是这句话,欧阳一鸣清楚,这之后,就是人们不当面说,背地也是要议论的。一霎间欧阳一鸣浑身发抖,心尖发痛,哆嗦着嘴唇看着贾若蕊说不出话来。金玲悄声对欧阳一鸣说:“你现在一定要冷静。”李璇见状急忙拉了下贾若蕊说:“若蕊,一鸣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他的为人我也最清楚。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靠他自己努力得来的,他也从来就没想得到过别人的什么。欧阳是位最重感情的人,我知道。”

贾若蕊看着欧阳一鸣傻了一般的神情,心里涌出了一阵愧意,说:“对不起,我理解错了,我不该这样说你。但是,我是,我也是很在意你啊。”说着话上前抱住了欧阳一鸣痛哭道:“欧阳,欧阳啊,为啥会这样?为啥会这样啊?”欧阳一鸣抱着她哭着说不出话来。

一阵后贾若蕊止住哭,松开欧阳一鸣,流着眼泪平静地说:“欧阳,我衷心地祝你们幸福。”欧阳一鸣缓过了神流泪说:“若蕊,我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绝对不是,我欧阳一鸣永远也不会是那种人。可我,可我现在只能说对不起你。如果、如果你能原谅我,就让咱们做个兄妹吧,我会把你当作自己的亲妹妹的。”贾若蕊说:“我谢谢你。”贾若蕊真的希望欧阳一鸣也能说出句“我也很在乎你”,但没有,她感到了一股彻骨的失望,转头对李璇说:“李姐,我想回去。”欧阳一鸣急忙说:“若蕊,再坐一会,咱们再说说话。”贾若蕊说:“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欧阳一鸣说:“若蕊,我想、我想那套房子是你看着装修的,就留给你吧。”贾若蕊瞪眼看他说:“欧阳,你也太小瞧了我,既然咱们已经没有了这层关系,我怎么会接受你的房子呢?那我还算个啥?欧阳,我理解你的好意,你也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你放心,我绝不会恨你。”欧阳一鸣低着头说:“我对不起你。”贾若蕊说:“啥也不要说了。我现在的脑子很乱,我想回去休息。”欧阳一鸣就说送她回去。贾若蕊说:“我和李姐坐出租车回去,你们说话吧。”李璇就冲欧阳一鸣又挤了下眼睛,说:

“欧阳,我们自己回去吧。这样,晚上若蕊就住在我那里,一会我和她姑妈打个电话。”说着话,就搀过贾若蕊的胳膊出了门。欧阳一鸣在贾若蕊和李璇出门后,愣了一会,退后两步瘫坐在沙发上。
金玲在沙发坐下,看着愣愣坐在那里的欧阳一鸣,心里虽然为贾若蕊那般伤心得离开欧阳一鸣而感慨,但也为心里的一块石头最终落地而舒心。她相信,刘燕和谭启浩的事会更好处理的。在这时,她似乎感觉完成了人生中一件非常重大的事。她在心里是想笑的。看着欧阳一鸣那副失魂落魄的神态,暗自想,欧阳一鸣心里可能也是很在乎他和贾若蕊的感情。想想也是,虽然欧阳一鸣和贾若蕊的情感不可能和与刘燕的感情同日而语,但相处相恋了几个月,这样突然的分离,肯定会让贾若蕊很难接受,也是会令欧阳一鸣感觉心痛的。


金玲叹口气说:“我没想到贾若蕊会这样开通,这个姑娘真的是很不错。”

欧阳一鸣在听完金玲的这句话后,眼泪又哗地流下,抬起头看着金玲悲怨道:“金玲,你说我是什么人,我一直认为,男人生来就是保护女人的,女人生来就是被男人疼的,可我却总是要伤害女人,我哪里是个男人,我还算是个男人吗?”

金玲一愣,想着欧阳一鸣不知觉地说出的这些话,心里一热,暗自说:“这是个可以令女人倾注全部的爱、也是可以疼女人一生的男人。”愣愣地看着欧阳一鸣没言语。

欧阳一鸣流泪伤感道:“和刘燕分手后,徐慧知道了我和刘燕的事,那次也算是伤害了她,她的心里就一直有疙瘩,我清楚的。

刘燕还不是为了我受了这么几年的苦?徐慧去世后,我本不想这么早的就接受哪个姑娘,但贾若蕊还是来到了我的身边,她是个好姑娘,她有很多女人没有的宽容、大度和豁达。我从没想过伤害她,可现在还是伤害了她,而且把人家伤得那么重,她虽然今天离开了我,但我知道她会伤心很久,这份痛会在她的心底印上一辈子,我真的不忍。这份伤害我是体验过的,我清楚,这是件会令一个人一生都刻骨铭心的痛。这一次,我不知道贾若蕊会什么时候才能从这片苦痛中恢复过来。我真的是很不情愿这样的,可我却不得不伤害她。

“金玲在这时忽然生出了一丝内疚来,就好像贾若蕊被伤害就是她金玲直接伤害的,想了想也就是自己所引起的,但很快就在心里说,不,我是在做一件积德行善的事,欧阳一鸣是应该和刘燕、和他们的儿子团聚的,说:“这是谁也不愿意发生的事。但是欧阳,你能否认你心里非常爱刘燕,刘燕才是你的最爱吗?我相信贾若蕊会慢慢的想通,她也会为你和刘燕,为你们一家三口祝福的。”欧阳一鸣低头想了阵,说:“或许也是天意,不然怎么会在徐慧去世后,很快就让若蕊来到我的身边?又在我和若蕊相处了一段时间后不得不和她离开呢!唉,我现在就只祝福若蕊以后能够幸福了。我想弥补她什么,但不知用什么方法弥补,她是个好姑娘,她也不该经受这样的打击的。”话毕又在心里说:“若蕊,原谅我吧!我对不起你,这一生都对不起你!若蕊,我不能否认这一生我的最爱还是刘燕,只有她才那么让我牵肠挂肚。何况我和她已经有了孩子呢!如果我能补偿你什么我一定会尽力的,但愿你能一生幸福,我和刘燕,和孩子都会感激你,我们会永远祝福你的。”

金玲说:“欧阳,你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以前我不是很了解你,现在我对你基本有些了解了,刘燕的这一生会过得非常幸福。

我相信!只是,只是现在委屈了你。“欧阳一鸣看着金玲说:”金玲,我和刘燕在一起从就没想过得到她家庭的什么东西,可也挡不住别人要去那么想。“金玲说:”你和刘燕的事我还不知道,你的思想我是最清楚的,千人千口,谁能挡住别人说啊!“欧阳一鸣点点头,说:”是啊,随他们去吧,“金玲叹口气说:”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相爱的男女都要经受一些磨砺,但我和梁超是经历过的,你也应该知道。你和刘燕经历的曲折更多。或许,上苍是在故意考验相爱的男女,只要经历了磨砺才会更懂得珍惜。“欧阳一鸣心里想,或许就是这样,不然怎么经历了这么多的曲折呢!

欧阳一鸣说:“金玲,我和刘燕真心的谢谢你,我们俩,还有孩子都会感恩你一辈子的。”金玲笑了笑说:“你们能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心愿。”欧阳一鸣低着头没言语。好一阵抬起头说:“都过去了,这一辈子我都欠人家的。”金玲也不知怎么安慰。欧阳一鸣说:

“我想现在回家,和妈妈、我妹妹说一说,晚饭就在那附近的饭店吃吧。”金玲答应。

欧阳一鸣带着金玲去了他在太平门的家,进门后坐下,欧阳一鸣看了毛玉琴低着头说:“已经和贾若蕊说开了。”毛玉琴问:“刚才的事?”欧阳一鸣点点头。欧阳玫问:“她什么反映?她肯定很难过的。”欧阳一鸣眼圈一红,轻摇了摇头。金玲说:“这个姑娘很好的,她理解。不过也是可以想象到的,她很痛苦。”毛玉琴叹口气说:“伤了人家……”停住话又看着金玲问:“没有说到这孩子是……”金玲说:“没有,这件事既然咱们决定这样办,就是要对她们隐瞒的。”毛玉琴说:“是啊,这也是没办法。一鸣,李璇那里你还是要慢慢的解释的,但一定要按咱们的计划说。那个姑娘让李璇多劝劝。我没见过这个姑娘,她能理解就好,这也是个很开通的姑娘。

按说我也应该去安慰人家一些话,但我和玫子都觉得不合适。”欧阳玫说:“咱们又能和人家说什么啊!”顿了下看着欧阳一鸣说:

“哥,现在你可以打电话让孩子和、和刘燕姐过来了。刚才我和妈妈也说了,她要是能乘飞机过来的话,我和妈妈就在这里等一等,我们也真想见见她和孩子。”金玲说:“已经和刘燕说过了。哦,刚才和欧阳在他办公室给刘燕打的电话。她说很快就来,今明两天定下来的时间她会打电话过来的。估计她肯定要乘飞机过来,她还不是更想见到欧阳啊。”毛玉琴说:“那就好,我们等一等吧。”

在附近的饭店吃了饭,欧阳一鸣一直一言不发。金玲想,欧阳一鸣肯定还是在为离开贾若蕊而伤心,心里也可以理解,毕竟相处了几个月的时间。吃了晚饭后欧阳一鸣把金玲送回招待所,下了车金玲说:“欧阳,刚才我也忘了,我想给家里打个电话,这招待所有没有电话?”欧阳一鸣便把她带到了自己休息的房间,说:“你打了电话把门给我关上就行了,我去办公室有点事。”

金玲送欧阳一鸣出了门,拨通了刘燕的电话,她还要避着欧阳一鸣问一问谭启浩的事……自来到金陵后,欧阳一鸣在晚上没有应酬时,总习惯在外面的马路上散散步,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处理一些白天没有处理完的事务,想一想这一天所做的事,记上他的日志。但这日晚他没有心情散步,也没有去处理什么事务和记日志。他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坐在沙发上呆呆地想着。对于刘燕和孩子很快到来,对于即将开始的、全新的三口之家的小家庭生活,欧阳一鸣总还是感觉有一些说不清的情绪,这份情绪里有兴奋、有新奇、有憧憬、有期待……也有对即将到来的各种各样议论的恐惧……刘燕和孩子当然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没有任何理由可以不让自己和最爱的女人、自己的亲生骨肉与自己生活在一起。这种决心是他在心里下定了的,绝没有动摇的思想。


但研究院可以说是他人生事业的起点,是他事业发展的摇篮。他对研究院的感情可以说要比研究院其他所有人感情都要深厚的。一定意义上,他是将自己的心血凝聚在这座研究院的。在这里,他的人生价值和自身的能力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也得到了很多的荣誉和人们对他的肯定和尊敬,他所得到的一切,都是人们在心底承认的。可即将发生的一切,都有可能破坏他在人们心底的形象。说不在乎或者不去想这些那是自欺欺人的。想起的贾若蕊的那句,“恐怕你内心里还是有攀爬高门的思想吧”的话,更是令他心头滴血,令他难过和恐慌。

他依然也是想到了徐慧的。对于徐慧,他对自己说可以算尽了心了,但总还是感觉什么地方对不起她。最让他揪心和不安的依然是贾若蕊,他想,贾若蕊现在会怎么样?李璇能够安慰得了她吗?她肯定会很痛苦?她能够想通吗?“可现在我又怎么能做到不伤害你呢?

贾若蕊,我希望你能幸福,我也希望能够补偿你什么,我对你的伤害我也会时时不安的。原谅我!”

这一夜他没有回到宿舍去,直到天蒙蒙亮时才拖着疲惫的脚步走出办公室……情缘欲海(185 )第一百八十三章刘燕从妈妈家回到自己的家一阵后,接到秦处长从办公室打来的电话,问刘燕今天是礼拜六来不来她的家里。刘燕有些忍不住想和妈妈说起欧阳一鸣的事,想了想还是没说。就说今天有点事,明天再说。秦处长以为刘燕又是要和谭启浩一起出去,也没说什么。

这日的晚饭刘燕没有吃下去几口饭,保姆看到就问刘燕是不是不舒服。刘燕说没啥事,就是不想吃。放下碗筷到沙发坐下,一阵地兴奋,一阵地伤心,一阵地心神不宁。看着儒涵就非常想抱起高喊:“儒涵,很快就要去见到你爸爸了。”但还是忍住了自己的情绪。

有一阵她就呆呆地看着儒涵出神,脑中闪现着欧阳一鸣的影子。保姆是察觉到刘燕的神情的,知道刘燕这两日必然有事,而且会是很重大的事。但也不敢多问。刘燕看着儒涵和保姆吃了饭后进了自己的房间,坐在床沿呆呆地看着电话机,不时的按一按话筒,担心会挂不好漏接了电话。此时她在“跷足而待”

电话时,心情也是“劳身焦思”、“心慌意急”的。

电话铃响起,刘燕一把抓过,果然是金玲打来的。金玲说:“我终于完成了任务,我没想到会这样顺利的。”刘燕听了这句话眼泪哗地流下,连声说:“金玲,谢谢你,谢谢你。”金玲说:“别谢我,我现在就感觉我做了我这一生最大的一件事,我很激动。”刘燕说:“金玲,我和儒涵都会感谢你一辈子的。”金玲说:“你要是再说这样的话我就生气了,我还不是应该的?”刘燕说:“好好,不说了。金玲,没有、没有伤害、没有伤害那个姑娘吧?”说完话暗怪自己傻,怎么会不伤害人家?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又能怎样?但愿那个姑娘能够理解。金玲说:“那个故娘很开通,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女孩子。她很理解,但要说人家不难受也是假话。刘燕,我刚到这里就问了欧阳这个问题,欧阳没有和那个女孩子发生男女之间的那种关系,所以才没有很大的麻烦。不然,不然我想一个姑娘家也不会就这样答应的。”金玲再说这些话时,也是想让刘燕宽心,毕竟刘燕她说过这样的话。

刘燕在这一刻便又流下了泪,说:“我还是感觉心里不安,这一下人家肯定是很难受的,真感觉对不起人家。她也算是我和儒涵的恩人了,真不知怎么感谢人家。”金玲说:“你就别想这么多了,这里都处理好了。你和谭启浩的事处理好了吗?”

刘燕就把和谭启浩的事说了一遍。金玲说:“刘燕,有件事我要和你说,你和谭启浩的事我没和欧阳说,我怕他多心,一直就说你没找,你来到这里后也不要提,没有必要提起的,反正你和谭启浩什么事也没有。”刘燕说:“干吗要瞒着他这件事啊,我也没有和谭启浩有任何的事。”金玲说:“这件事你听我的,没有必要说的事嘛!干吗要说这些让欧阳心里不舒服?男人还是不喜欢知道这些的,你说了又起什么作用?你能保证欧阳一鸣不想其他的?说你一直没找欧阳的心里才更感动呢!好了,现在一切问题都解决了,刘燕,你和儒涵快来吧。欧阳把房子也买好装修好了。刘燕,现在欧阳的妈妈和他妹妹都在金陵,你这趟来正好见到她们,她们也想见一见你、见一见孩子。见了她们也就等于他的家人都接受了你,快来吧!”刘燕有些惶急地说:“她们,她们都在啊!”停住话又急忙说:“那好,我很快就会去,明天,明天我准备搭飞机过去。”

金玲说:“那就好。你尽快吧。不过刘燕,今晚你不要再和欧阳打电话,不管怎样,欧阳和人家那个姑娘分手,心里还是不很好受,毕竟相处了几个月的时间,你也应该可以理解的。这样,明天你买好机票或者来的时候直接给欧阳打电话就行了,他这里的电话我都告诉你的。”刘燕答应。金玲说:“刘燕,现在也可以说我的任务完成了,明天一早我想回杭州去。”刘燕说:“你那么急干吗?我到了后咱们也好好说说话。”金玲说:“你这趟来也算是你们一家团聚了,在这里的都是你们欧阳家的人,我也就不掺合了。再说,我一个小护士,哪有多少时间呆在这里啊!往后咱们也离得近了,欧阳有车,你们一家三口想啥时候去就啥时候去,当天就可以来回的。”刘燕又说了几句挽留的话,金玲坚持回去。

刘燕放下电话后心里狂跳着,想了想,又拿起电话要了妈妈家的电话,接通后和妈妈说马上派部车来她这里。秦处长就问是不是出了啥事?刘燕说:“我现在要去家里和你和爸爸说一件事,我和儒涵都去。”秦处长便问什么事这么急,刘燕说:“见了面再说吧。”

放下电话出了卧室,见儒涵还在客厅玩耍,走过去抱起儒涵说:“儒涵,你爸爸,你爸爸让咱们明天到他那里,去不去啊?”儒涵点了两下头说:“去。”刘燕的眼中便就闪出了泪。保姆看着刘燕问:“刘姐,你们明天要出门?”刘燕点头说:“是啊,是要出门。对了,你收拾下东西,马上我妈来这里,咱们,咱们去我妈家有事。”保姆答应。

一阵后秦处长带车来到刘燕家,进了家门,儒涵便嘴里喊着奶奶扑到秦处长怀里,秦处长一边应着儒涵一边抱起他,转头问:“刘燕,是不是有啥事啊?”刘燕点头说:“有事。爸爸在家吗?”秦处长说:“在家的。”刘燕说:“我去和你们商量一件事。”秦处长说:“什么事啊?”儒涵接话道:“奶奶,妈妈说明天到我爸爸那里去?”秦处长心里一惊,瞬间也没理解透儒涵的话意,转头看刘燕,就见刘燕落下了泪。儒涵就又问:“奶奶,你也和我们一起到爸爸那里去好不好?”秦处长这才意识到了什么,瞪眼看着儒涵疑问道:

“你爸爸?哦,好好。”再就转头看刘燕。刘燕说:“儒涵,下来,我和你奶奶说句话。”秦处长放下儒涵,随刘燕进了卧室便匆忙问:“燕子,怎么回事?”刘燕脸上挂着笑,眼泪却不知觉得流下,看着秦处长说:“妈,我要到一鸣那里去,我要带儒涵去见他爸爸。”

秦处长心里格登了下,瞪眼看着刘燕,惶急地问:“燕子,你去找他?去……。”刘燕抽泣道:“妈妈,一鸣给我打电话了,一鸣让我们娘俩去,一鸣要我们……妈妈,一鸣到现在还没结婚,没结婚你知道吗?我和儒涵、我和儒涵要到他那里去,我们一家三口要在一起了……。妈妈……”

说着、笑着、流着泪,一头扑进了秦处长的怀里嘤嘤地哭了起来。秦处长在片刻的紧张和茫然后终于明白,心便剧烈的狂跳起来,板过刘燕的头看着她的脸,激动颤抖着声音问:“燕子。这是真的?是真的吗?”刘燕直点头,说:“妈妈,是真的,是真的,一鸣和我说的,一鸣说要我们娘俩去呢,一鸣不嫌弃我,一鸣让我和孩子去……,一鸣、一鸣让我和孩子去啊……”秦处长在这一刻浑身哆嗦起来,两行眼泪哗地流下,噏动着嘴唇喃喃道:“这太好了,太好了……”刘燕激动地说:“妈妈,一鸣现在在金陵工作,他已经是一家研究院的党委书记和院长了。妈妈,一鸣是最棒的,是最有能力的男人……

妈妈,一鸣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努力的,他有能力,他有能力呢!”秦处长募地脸红了,点着头说:“这就好,这就好。燕子,这下、这下我就放心了。”就在这时儒涵在门外拍着门喊:“奶奶、妈妈,走啊!”刘燕抬手擦了泪说:“妈,到家我再慢慢和你说。”秦处长急忙说:“好好,咱们先回家。”

路上有司机和保姆在,刘燕母子也没说起这个话题。进了刘燕父母的家,儒涵嘴里喊着:“爷爷、爷爷”扑到了刘政委的怀里。


刘政委笑着应着抱起他,再就看着刘燕问:“怎么现在来啊?”刘燕说:“有事。”儒涵就嚷着:“妈妈说明天到我爸爸那里去。”

刘燕脸红了下,转头对保姆说:“带儒涵睡觉去吧,我和爸爸妈妈说些事。”保姆抱着儒涵走开。三人坐下。刘燕说:“爸爸,我明天要到金陵去,我和儒涵到一鸣那里去。”刘政委就疑惑地看刘燕,问:“一鸣,一鸣是谁?”秦处长急忙接过话说:“一直没给你说,一鸣是燕子在医院时谈的男朋友?”刘政委狐疑道:“男朋友?怎么从没听说过?为啥那时候没有结果?”秦处长有些慌张起来说:

“哎呀,现在你别问这么多,以后我慢慢和你说。”转过头悄声对刘燕说:“我慢慢和你爸爸说。”刘燕点点头“嗯”了声。刘政委问:“你现在和那个小谭怎么处理了?”

刘燕说:“我已经和他分手了。”秦处长心里焦躁恐急,有些胆怯地看了看刘政委说:“我和燕子上楼说话,有时间我在和你慢慢说。”说着话拉刘燕站起。刘燕也清楚,此时在爸爸的面前说上一些话肯定要解释很多的,也可能会令爸爸发怒,看了眼爸爸转头迈步。

刘政委嘴里嘟囔了句:“搞什么名堂嘛!”话毕也就将眼睛转向电视。

进了刘燕的房间坐下,刘燕就详细的把情况可妈妈说了一遍。秦处长眼含热泪说:“燕子,我现在才算把心放下来。燕子,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和一鸣,见了一鸣你替我给他赔个不是。以前的事我也很后悔的。”说着话眼泪直流,说:“现在,现在我放心了,你和孩子的事我都放心了。”刘燕说:“现在也不要再说这些了,一鸣那里我和他说。妈,我这次要到一鸣哪里过一段。”秦处长点了点头,想了想,依旧有些语无伦次地说:“燕子,我看这样,你就留在金陵吧。我马上想办法把你调到金陵去,对,就这样办,你这趟去就不要回来了。调动的事不用你管,你们单位的事你也不用超心,我来办,我会给你办好的。一鸣在那里上班,你们也只能在那里安家,不要再分开了。”刘燕点点头说:“那以后你和爸爸……”秦处长说:“我们俩不用你操心,哦,保姆就留在我们这里照顾我们,你到金陵后再找,哦,我和你姑妈打个电话,让她帮你找。过些年我和你爸爸离休,我们也过去和你们在一起。”刘燕说:“我们经常回来。”

秦处长说:“好,好,常回来。

明天一早我就让人给你买机票,没问题。“这日晚,刘燕母子说了很久的话。秦处长道出了很多愧疚的话语,她说她以后会当面向欧阳一鸣致歉的。刘燕说没有必要,所有的一切她会向欧阳一鸣说清楚。她说,现在也不再怪妈妈什么了,往更深了想妈妈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好。秦处长愧疚地低头流泪了很久……翌日上午刘燕来到她的办公室,环顾着这间呆过好多年的办公室心里感慨,在这间房子里,她和张雷逐渐熟悉,正常相处时说过很多开心的话语。

后来也在这间房子里骂过张雷,张雷也是说出了那一些令她恐惧的话让她最终决定离开欧阳一鸣的。在这间房子里,她和张雷提起武敏进教导队学习的事,也正是因为张雷办成了武敏进教导队的事一起去吃饭,饭后就发生了那件令她痛苦一生、刻骨铭心,再也无法挽回的事。也是在这间办公室里,张雷从广州回来约武敏鬼混,武敏在她的面前演戏被她察觉,追过去抓住了张雷和武敏在床上的事……现在要离开这里了,尽管现在还没办理一切手续,但刘燕相信妈妈一旦操作就不会有问题,就会很快的。想一想那个时候为了能和自己的父母生活在一起调回了这里,就会发生了这些年本不应该经历的事,刘燕心里哀伤。

“现在又要重回认识欧阳一鸣并相爱的地方,也是与欧阳一鸣的痛不欲生分手那个地方了,这么几年,这么几年为了啥来的这里?

为啥来了这里要经历了这么多的磨难再回到原地?难道来了这里就是经历磨难的?是命中注定就要来这里经历这些苦楚的?经历完了再回到自己的爱人身边去。难道是上苍对我和欧阳一鸣的惩罚?难道命中注定就要如此?”

“要离开这里了,永远的离开,再不想回来。假如父母不在这个城市,我是决不会再来这个城市。这一生,我再也不会离开欧阳一鸣,再也不会和他分开,再也不会做傻事……”刘燕心里想着,流着眼泪……她要收拾东西了,收拾在这里的东西,收拾属于她的东西,带走她带过来的东西……她不会要这里的其它东西,不要这里发给她所用的东西,不要那些令她看起来就会想起这里的东西。要带走的东西很少,很少的……刘燕打了电话让王晶晶过来,招呼她坐下,然后坐在她的身边说:“晶晶,我要到金陵去一段时间,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了。”

王晶晶说:“你放心,我会看好这个家的。”刘燕想了想还是不愿意说出去金陵的真相。看了看王晶晶说:“那就好。”王晶晶说:“我和你说两件工作上的事。”刘燕急忙说:“还是你自己处理吧,我马上就要回家去。”王晶晶点点头说:“那好,那我就做主处理了。”

刘燕回到家后,保姆已经收拾了一些东西。刘燕对保姆说:“我和儒涵走了以后,你就到我妈妈家去照顾他们。我不在家,你可一定要照顾好他们。”保姆说:“我会的。”刘燕说:“我和儒涵去金陵的事你也不要和什么人说起。”保姆说:“我知道的。”接着又问:“刘姐,你和儒涵这一走就不回来了吗?”刘燕说:“有时间会回来的。”保姆的眼圈就红了,说:“我会很想儒涵,很想你的。”

刘燕说:“能带你去真想带你去。可你的家在这里,往后我的爸爸妈妈也好给你安排的。”保姆点点头。

刘燕同样也不想带多少东西到金陵去,收拾了一些常用的东西。秦处长打来电话说,飞机票已经买好,下午两点二十分的班机。

问刘燕收拾好东西没有,收拾好就派车去接他们回家。再就告诉刘燕,飞机上也带不多少东西的,带些常用的就行了,其余的东西以后她派辆车专门给送到金陵去。

金玲在翌日早饭后就和欧阳一鸣说回去,欧阳一鸣同样挽留。金玲说:“我可比不了你们,我也就是个最基层的护士,是要干活的。

你和刘燕的事情我也不再担心了,我回去还要干我工作。以后有的是时间,有时间再聚吧!”欧阳一鸣点了点头说:“谢谢你金玲,我和刘燕以及孩子都要感谢你,这样吧,我送你回去。”金玲说:“算了,你就在家等刘燕的电话吧,她说不定啥时来电话。昨晚我和刘燕也通了电话,她说乘飞机过来的。我知道你的心情,你想见到刘燕,更想见到你的孩子呢。”欧阳一鸣红了红脸,马上又说:“这样,我派部车送你回去,总不能让你坐公交车回去的。”金玲想了想问:“方便吗?”欧阳一鸣笑笑说:“没什么问题。”金玲笑了说:

“那好,就享受享受你们这个级别的特权。”话毕,想了想说:“欧阳,关于孩子的事,我看还是你见了刘燕的面和她说,婉转一些。

刘燕要是再从你们家人口中听到会影响你前程的话,就凭她对你的感情,我想她会做到牺牲她自己而不愿意你受到伤害的,你们俩都对对方那么痴情,我确实感动,我只希望你们俩永远幸福。”欧阳一鸣说:“你放心,我知道怎么说,我会亲口和她说的。”金玲点点头说:“你和刘燕都经历了很多的磨难,你们肯定会更珍惜。”


这日上午欧阳一鸣给李璇打了电话,询问贾若蕊的情况。李璇叹口气说:“欧阳,若蕊确实是对你付出了真感情的,你想也想得到她会多痛苦。但你放心,她这里有我呢。昨晚她在我这里哭了半夜,她也说了很多的话,她说她这么多年好像就是等你这样一个男人的,却没想还是要离开你。她确实也很开通,说你和刘燕是有真感情的,也说你这样的男人很值得尊敬。不然不会放弃一个未婚的女孩子而去接受一个离了婚带着孩子的女人。欧阳,说实话我也很佩服你,但我有很多的疑问,现在我也不想问你,以后再说吧。若蕊说她不会恨你,但伤心肯定还是要伤心一阵的。我这些天多陪陪她,你不要担心。”欧阳一鸣说:“谢谢你李璇。”李璇说:“我还要你谢什么?

不过以后你是肯定要给我解释清楚的。但我希望你这次不是感情用事,不是为了可怜他们娘俩才决定接收他们的,真要仅仅只是为了可怜他们而接受的他们,以后你肯定会后悔,这你要想清楚。至于昨天贾若蕊在那样的心情中说出那句话,你也不要往心里去,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我还能不知道你的为人啊,昨晚我和贾若蕊说了,贾若蕊也说不该说那句话。好了,只要你和刘燕是为真感情而结合的,谁都会祝福你们的。”欧阳一鸣说:“以后我慢慢和你解释吧,但你相信,我是真心的爱刘燕,是真心的。”

十点多时,欧阳一鸣在办公室接到刘燕的电话,告诉了他飞机的架次和到达金陵的时间。欧阳一鸣说到时他和妈妈、妹妹一起去机场接她娘俩。刘燕说着话便又流泪。也没说上多少话便挂断了电话。他们俩都知道,很快就要见面的,电话里又能说上什么呢。刘燕在和欧阳一鸣打电话时,秦处长就悄悄附耳对刘燕说想和欧阳一鸣说几句话,刘燕摇摇头没答应。挂上电话刘燕说:“现在也没必要和他说什么,我见了他会说的。”秦处长也就点点头。

下午三点半时,刘燕乘坐的飞机抵达金陵。欧阳一鸣和毛玉琴、欧阳玫在两点半时,也就是在刘燕乘坐的飞机刚起飞不一会就来到了机场。他们在激动和焦急的等待中,终于看到了一手拎着只皮箱,一手牵着的孩子的刘燕。欧阳一鸣在那一刻感觉有些晕眩,心脏在那一刻似乎停止了跳动。毛玉琴和欧阳玫也已经从那些人群中,看到了身着军装的牵着个孩子的刘燕,兴奋地拉了下欧阳一鸣问:“那个女军人是不是、是不是刘燕?”欧阳一鸣的眼中闪动着泪,用力的点点头。毛玉琴眼睛直直的盯着刘燕抱着的儒涵,嘴里喃喃道:

“那就是我孙子,是我孙子……”欧阳玫兴奋地说:“是啊,是啊。”几人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刘燕和儒涵。

刘燕刚出安检门,也就在人群中看到欧阳一鸣,那一刻她停了下脚步,继而弯下身一只胳膊抱起儒涵说:“儒涵,你爸爸、你爸爸来接咱们了。”说着话欧阳一鸣疾走过来。两人面对面地站住,一时间没有话语,两人的眼睛就在对方的脸上搜寻,两人的眼中闪动着泪花………刘燕手中的皮箱“啪”地掉在了地上,在这一刻,刘燕颤着声音喊了声:“一鸣……”

欧阳一鸣哆嗦着嘴唇喊了声:“刘燕……”一家三口紧紧地抱在了一起……毛玉琴和欧阳玫的眼泪流下了……松开后,刘燕看着有些恐悸的儒涵说:“儒涵,这就是你爸爸,喊爸爸。”儒涵看看欧阳一鸣没言语,转身紧紧地抱住了刘燕的脖子。刘燕流着泪笑着说:“整天说要找爸爸,这一见面倒害羞了,喊啊,喊爸爸啊。”欧阳一鸣伸过双手去抱儒涵,儒涵挣了挣也就让欧阳一鸣抱住,眼睛却不敢看欧阳一鸣。

刘燕说:“儒涵,他是你爸爸,是你爸爸,听话,喊爸爸啊。”儒涵转过头看着欧阳一鸣,动了几次嘴,看了几次刘燕,终于怯怯地喊出了“爸爸”二字。这两个字对于儒涵来说可真难出口啊!这也是自儒涵出生后,第一次从口中对着别人喊出“爸爸”二字。在这一刻欧阳一鸣哽咽了起来。刘燕的眼泪直流,嘤嘤地哭了几声便又止住。

欧阳一鸣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儿子,暗在心里说:“所有的一切都不在乎了,只要能和我爱的女人和孩子在一起,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随人们怎么想,背后怎么去说吧,一切我都不会在乎,不在乎了。”刘燕眼睛盯着欧阳一鸣和儒涵,那颗心似乎终于有了归属,抬手摸着欧阳一鸣腮上的眼泪说:“儒涵、儒涵也想你,不知道多少次要找他爸爸。”欧阳一鸣便又泪如雨下,哽咽道:“我知道,我知道的。”看着儒涵说:“咱们再不分开,再不分开了……”

毛玉琴和欧阳玫眼中含泪凑近前去,毛玉琴看着刘燕问:“这就是刘燕吧?”欧阳一鸣对刘燕说:“刘燕,这是咱妈。”刘燕脸红了,看着毛玉琴怯怯地喊了声:“阿姨。”欧阳玫接话道:“姐,你应该喊妈的。”刘燕红着脸看了眼欧阳一鸣。欧阳一鸣冲她点了下头。

刘燕就羞羞地喊了声:“妈妈。”这一声“妈妈”把毛玉琴的眼泪又喊了出来。毛玉琴流着泪,笑着应着抓住刘燕的手说:“回家就好,回家就好。”刘燕心里一颤,毛玉琴这一声“回家就好”瞬间又勾起了刘燕心里极大的委屈,在这一刻,她仿佛感觉到了多年飘泊在外的游子,终于见到了家人的情愫。刘燕控制不住自己了,一下扑到毛玉琴的怀里,凄凄地喊了声:“妈妈。”便呜呜地哭了起来。

毛玉琴流着眼泪拿手拍着刘燕的背哽咽道:“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咱们回家,回家……”刘燕一个劲地点头,抬起头毛玉琴指着嘤嘤哭泣地欧阳玫说:“刘燕,这是你妹妹。”刘燕又看着欧阳玫喊了声“妹妹”,欧阳玫流着眼泪嘴里应着,喊了声:“姐姐”便抱住了刘燕。

毛玉琴眼睛看着欧阳一鸣怀里有些惊慌的儒涵说:“儒涵,让奶奶抱抱。”伸手抱过儒涵。刘燕松开欧阳玫,看着儒涵说:“儒涵,喊奶奶,这你是奶奶。”儒涵看着毛玉琴,轻声地喊了声:“奶奶。”毛玉琴“哎”了声,便就凄楚地喊了声:“我的孩子,我的乖孩子。”就将自己那张流泪的脸贴在了儒涵的脸上。欧阳玫看着儒涵说:“儒涵,我是你姑姑,喊我姑姑啊!”儒涵看了刘燕眼,转回头看着欧阳玫喊了声:“姑姑。”欧阳玫应着,流着眼泪在儒涵的脸上亲了一口。

儒涵不明白,这几位被他喊为“爸爸”、“奶奶”、“姑姑”的人和自己的妈妈为什么见了面会哭,会老是流眼泪……

欧阳一鸣弯身拎起刘燕的皮箱,转头看着刘燕,抓起她的一只手,哽咽道:“咱们、咱们回家,回家,回家!”刘燕含泪点着头……